史志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园地 > 史志研究
闽东星火燎浙南
日期:2017-06-28 16:14:00     来源:丽水史志网   作者:林平

  闽东泛指福建省东部的福州、宁德地区,两地方言同属闽东语。这里北接浙江南部的温州、丽水地区,西邻武夷名山,东与台湾岛隔海相望。浙南与闽东地理相连,口音亦相近,自古民间往来频繁。

  闽东地区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一度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央苏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它在地缘上独立于中央苏区之外,但却构成了中央苏区的一个掎角,并逐渐向相邻的浙南地区扩展。1934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败后,中共中央和主力红军实行战略转移,留在南方的闽东红军独立师与在浙江的红军挺进师曾密切配合,成为党领导下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重要力量。

  闽东革命斗争波及浙南

  闽东地区于1926年建立中共组织后,在福建省委和福州中心市委的领导下,党组织系统、武装斗争,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开展轰轰烈烈的分田分地运动,揭开了闽东共产主义运动的篇章,革命烈火熊熊燃烧,并迅速波及浙南。

  一、组建“红带会”开展武装斗争

  19314月,中共福建省福安县委书记马立峰派王陶生到浙南泰顺开展革命活动。王陶生通过与烧炭的农民交朋友,于5月发展了21个贫农小组,入会贫农400多人。19324月,寿宁县中共党员范浚到景宁、庆元边境数十个村庄组织成立“红带会”(也称“大刀会”),利用这一带有宗教色彩的民间武装和保家防匪的口号,发展党的外围力量。
  

  19335月,闽东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寿宁县革命委员会(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开始领导农民打土豪、开仓济贫,声势迅速扩展到闽东942300多个乡村,并波及浙南的庆(元)景(宁)边境一带。104日夜,中共寿宁县委领导人范义生等发动寿宁及浙江庆元、景宁边境的4000多名“红带会”成员,分4路包围了寿宁县西坑底(即今坑底),攻打反动民团。驻浙南泰顺的国民党八十四师师长陈式正部派遣6个连驰援西坑底反动民团。“红带会”终因缺少正规实战经验,武器落后,伤亡300余人,被迫撤退。

  

  

  二、建立浙南边境苏维埃政府

  19343月,中共福寿县委第一区委派人到泰顺洲岭乡上庄村建立了泰顺首个党支部——岭上湾党支部。同月,福寿县苏维埃政府在此建立了岭上湾乡苏维埃政府,它也是泰顺境内的第一个红色政权组织。从此,岭上湾党政组织从隐蔽活动转向公开对敌斗争,打土豪、分田地,烧毁敌碉堡,成为闽东苏区的可靠后方。

  1934年秋,中共寿宁县委又派党员张立贵以探亲的方式,在毗邻的庆元、景宁县边境活动,深入庆元白柘垟村,宣传发动群众参加革命。景宁县上漈坑村与庆元县白柘垟村相距仅2.5公里。早些年从上漈坑移居到白柘垟村的胡正礼(又名胡正理)与该村群众一起接受张立贵的革命启蒙,认识到穷人只有组织起来闹革命才有出路,并成为张立贵的得力助手。张立贵离开后,胡正礼在村里传播革命思想、宣传革命道理,并喊出了“打倒土豪分田地”的口号,动员群众积极参加革命。11月,张立贵带领寿宁党员陈庆重再次来到白柘垟村,与胡正礼等人商议成立白柘垟村苏维埃政府。胡正礼等人召集全村各户开会,经全村群众会议推选,胡正礼等7人组成庆元县第一个革命政权组织——白柘垟村苏维埃政府,并由胡正礼任主席。1934年,胡正礼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村里发展了一批党员。12月庆元县第一个中共组织——中共白柘垟党支部成立,胡正礼任支部书记。在他的领导下,村里先后成立了农民协会、妇女协会、儿童团、贫农团、民兵队等组织,配合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胡正礼在白柘垟村积极开展工作的同时,还到景宁上漈坑、葛家地、坪坑、芎岱一带发动群众参加革命斗争。在他的影响下,老家上漈坑村的侄儿胡兆模和进步青年胡金光等参加了红军。

  

  

  19351027日,闽浙两省保安队配合国民党五十六师疯狂进攻庆元县的官塘、白柘垟苏区,大肆逮捕党员干部和革命群众,仅白柘垟村就被捕42人。这次“围剿”中,敌人杀害了官塘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吴先模、白柘垟村党支部书记兼苏维埃政府主席胡正礼。

  胡正礼的侄子胡兆模跟随闽东红军从景宁大地前往寿宁行动时,在欠坑岭与国民党武装发生遭遇战。胡兆模腿部中弹受伤,跌落在山坑里,上漈坑村民得到消息后,连夜将他抬到际头垟的一个岩穴里养伤。后来,国民党军在搜山中抓捕了胡兆模,押往芎岱村,施以酷刑,逼他供出地下党组织。胡兆模宁死不招,被国民党军施以点天灯之酷刑,最后壮烈牺牲。

  

  

  与此同时,以朱大孝、潘志尧、潘志益等人为首的一批在闽东谋生的浙江文成手工业者也纷纷加入革命队伍,在党组织领导下展开打土豪、分田地和减租减息的斗争。193310月,朱大孝参加福鼎县苏维埃政府领导下的“周佳山抗租委员会”,担任情报联络员。19347月,朱大孝在福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于10月受闽东党组织指派回家乡——文成珊溪镇坦岐村组建瑞(安)泰(顺)边联络站,发展党组织,开展革命活动,1935年成立该联络站第一个党小组。

  三、自立番号的景宁农民武装斗争

  这一时期,受闽东革命斗争影响,景宁西南地区农民相继组建自立番号的地方农民武装“中国工农红军闽浙联军”(简称“红军闽浙联军”)和“景庆联立秋炉区工农红军游击队”(简称“景庆红军游击队”),在闽浙边境与国民党反动势力展开武装斗争。

  红军闽浙联军在景宁县境内的骨干有毛垟村的毛焕章、金茂发及国民党英川乡长吴乃强(后变节为匪)及胞弟吴乃超、父亲吴润生、乡事务员吴葆诒等人。吴润生委托葛山的女婿刘文庚购长枪6支、木壳枪1支、勃朗宁枪1支、子弹若干,为部队筹集军饷2000余元。吴乃强通过国民党景宁县政府秘书蔡琪的关系,担任县政府情报处侦缉队队长的同时。吴乃强推荐曾为红军闽浙联军积极筹款的董川村张乾(后变节为匪)担任英川乡长。他们上下联合,掌控了国民党英川乡政权。至193311月,这支武装已达1500余人。景宁第四区(现属毛垟乡)及庆元县属各地大刀会、九仙会、红带会、一心会等成员也加入了该部,活动遍及景宁的张村(现属庆元)、库头、毛垟、黄秀、下圩、隆川、鸬鹚、沙溪、大漈、大地、上标等乡及龙泉、庆元边境,镇压反动乡保长。

  19331127日,红军闽浙联军组织了寿宁、庆元及景宁四区毛垟、大地等联军成员,联合庆元法兵(“大刀会”和“红带会”民间也称“法兵”),合计400余人,配枪五六十支,从景宁县后村(现属庆元)出发,兵分两路,一路200多人前往隆川。另一路200多人悄悄进入英川,夜3时许,包围袭击英川乡公所,吴乃强率乡队士、壮训队持戈矛枪戟假意抵御,达一小时之久。红军闽浙联军在乡公所后面,击毙壮训队门岗一名,夺取乡公所纸张笔墨等,全村民众闻声逃跑。闽浙联军抓捕50余人,故意带走吴葆诒、吴乃超、吴乃强和一保长及一保队附的家眷等共13人,其余释放。吴乃强、吴葆诒就此以被俘的名义进入联军,秘密开展工作。吴润生则对外声称吴乃强、吴葆诒等被匪绑架。

    

  

  1937116日,吴润生、吴葆诒、毛焕章、金茂发等派人送密信给县城的吴乃强。交通员途经沙湾时,藏于裤脚内之信件在饭店失落,被半山村人捡去,悄悄报告沙溪驻军国民党浙保三团一大队二中队。该队派兵会同毛漈乡长吴奕周夜驰英川,途经鸬鹚乡,又增派10余名壮丁一同奔往英川乡英村村,包围吴润生、吴葆诒居宅,吴润生、吴葆诒乘隙脱身。毛焕章、金茂发在吴润生楼上被捕,押往沙湾,遭受严刑拷打。省保安队企图逼迫他俩供出红军闽浙联军情况。毛焕章、金茂发宁死不出卖组织,最后两人坦言个人身份,毛焕章任红军闽浙联军政治部宣传股委员,金茂发任红军闽浙联军独立团支队长,然后英勇就义。

  番号为“景庆联立秋炉区工农红军游击队”的地方农民武装组织,由秋炉村农民胡厚仁任队长、吴志兴任侦查队队长。队员有湖边垟村胡长信、伏岩村陈长有、山头村吴志兴、秋炉村胡兴雄、陈步盈、陈昌义、周成武等人。

  

  

  胡厚仁等人的武装斗争活动,震惊了国民党景宁县当局。1936年,国民党景宁县长李桂庭指令保安警察独立分队长张汉杰,协同国民党五十二师三一二团,在县城周边各碉堡日夜严加防守。4月上旬,督练员倪枧庭奉命统领驻防毛垟的保安特务队及沿溪各乡警备班齐集毛垟,抓捕了胡厚仁、吴志兴、胡长信、陈长有,并将他们枪杀在秋炉下圩村。

  党影响下的景宁西南武装斗争虽然失败了,但却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和农村封建势力,进一步扩大了革命活动的影响力,为景宁县开展武装军事斗争打下了一定的群众基础。

  闽东红军独立师转战浙南

  19346月,闽东党组织在省委遭破坏、与上级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福安、连江两个中心县委举行联席会议,成立中共闽东特委。9月,闽东特委在宁德桃花溪支提寺成立了以冯品泰任师长、叶飞任政委的红军闽东独立师,转战闽东、浙南一带。

  一、建立寿(宁)景(宁)庆(元)县委开辟浙南新区

  19355月底,闽东红军领导人叶飞、阮英平、范式人等召集隐蔽在各地坚持斗争的负责人在寿宁含溪举行会议。确定开展游击战争的基本方针:“一方面波浪式向外发展新区,一方面对内恢复老区。”特委作了具体分工,范式人负责福寿地区,以此为依托,第二纵队队长陈挺向景宁、泰顺、庆元、龙泉、丽水等县开辟新的游击区。8月,特委办事处在寿宁上地垟村成立中共寿(宁)景(宁)庆(元)县委,范振辉任县委书记,下辖庆元的官塘、白柘垟,并分别建立了党组织,其中白柘垟区委书记为张立贵。同时,建立寿景庆县苏维埃政府,叶藩被推选为主席。寿景庆县委成立后,一边抓地方党建工作,一边抓军队建设,着手整顿寿景庆边各游击支队,并以第七支队为基础,融合另两支游击队,成立了寿景庆游击大队,叶藩任大队长,张立贵任副大队长。

  1935年夏初,叶藩奉命率福寿县游击队到寿宁西区和景宁、庆元活动,开辟新区。游击队在当地干部配合下,积极开展地下工作。他们到一个新村子,住一二宿,首先找贫雇农,培养一批贫雇农骨干,并通过他们去发展骨干。第二次到达时,进行检查工作,发展党员,成立支部,建立区委,配备枪支成立游击队,再由他们波浪式地向外发展,建立小块根据地。叶藩工作能力较强,能讲景宁话,也会讲庆元话,十分有利打开工作局面,游击队不断发展,最多时有60多条枪,游击区迅速扩大。寿景庆县南区游击队升格为寿景庆独立营,由县委书记范振辉兼任独立营政委。寿景庆游击大队分若干小组,深入到寿(宁)、庆(元)、景(宁)等县边界的榅当垟、芎坑、官塘、左溪、大坪、黄秀等20多个乡村开展革命活动。

  张立贵、陈庆重等率游击队从寿宁西区到庆元官塘经黄岗、岘头、高嵩坑至景宁毛垟乡驮坪(今陈坪)、黄秀及秋炉乡的湖后、下圩等地活动,一路向群众宣传“打土豪、分田地、分粮食、抗租、抗债、抗捐”“工农是一家人,成立苏维埃政府”等口号。他们驻扎在湖后、下圩村,分散到周边村庄以及庆元县的南阳、高溪、左溪等地活动。范式人生病回闽东后,由叶藩率领游击队转移到寿宁、政和、庆元、景宁边境一带活动。同月,寿宁县革命委员会主席范铁民部属400余人,进入景宁县渔漈等地打游击。转战沙湾附近时,遭国民党浙江保安一团第一营“围剿”,撤回寿宁。9月,闽东独立师某独立团在政委龚恒余率领下,从坑底经吴家畲进入景(宁)庆(元)边一带活动,为时一个月左右。至10月,官塘、上北、左溪、张村等寿(宁)景(宁)庆(元)边区30多个乡村相继成立了乡、村级苏维埃政权,各乡、村游击队、赤卫队、贫农团等革命组织也随之建立发展起来。县游击大队由原来的50多人,发展到170多人,80多支枪,武装斗争如火如荼。寿景庆边的国民党反动政府、地主恶霸胆战心惊,国民党报纸也惊呼“这一带匪患闹得太厉害了”。不久,为适应游击战争的需要,寿景庆县委升格为中心县委,它的巩固和发展,对于沟通闽东和浙西南两大块根据地的联系和协作,起了桥梁纽带作用。

  193510月份,闽东红军独立师第二纵队在纵队长陈挺率领下,挺进浙南的泰顺、景宁、庆元等县,开辟游击新区。闽东红军经庆元官塘,来到景宁毛垟乡,驻扎在黄秀村暂避敌人锋芒,同时相机进行活动。黄秀村位于闽浙两省交界处,为寿宁、庆元、景宁三县交叉口,海拔1500多米,仅四五户人家,几座房子藏在密林深处,村人很少与外界接触。该村东面离庆元官塘很近,越过官塘便是闽东革命老根据地寿宁,在离黄秀村一公里的炉西岭密林深处还有前人开采银矿留下的5个洞穴,有的深达60多米,每洞可容纳二三十人,便于隐蔽。叶飞决定在闽浙边界的黄秀村建立小块游击根据地。

  叶飞、陈挺带领10多个红军战士隐蔽在黄秀、炉西等村,积极运用“白皮红心”策略,把地下工作人员公开合法的身份与秘密斗争结合起来,在毛垟一带,争取思想进步的保甲长及开明绅士帮助红军购买物资,为红军送情报,并利用他们的合法身份保护革命人士。炉西村保长陈守道,因常年外出福建做香菇,会讲一口流利的福建话,耳闻目睹了红军的革命活动,对红军的革命主张有了初步的认识。叶飞、陈挺在黄秀一带积极争取他的支持。久而久之,闽东党组织“打土豪、分田地”的活动,受到当地贫苦农民的拥护。

  

  

  二、久住垟反击战

  1936年冬,国民党庆元县长周廷勋听说红军到了距庆元县城甘竹山等地只有二三十华里,惊恐万分,连夜召集军政要员开会商讨对策。周廷勋的老婆舅——丽水保安处参谋长邵才带着丽水和庆元县的保安队、警察大队共300余人,随即追到离久住垟十华里的后溪村(时属景宁)。红军侦察班以久住垟村的周友勋、周友河为向导,摸黑走山路到后溪侦察。因周友勋不习惯走夜路,到后溪村时,不慎发出响声,被敌哨兵发现开枪中弹牺牲。侦察班撤回来向首长报告了敌情,阮英平与范式人召开纵队长会议,研究作战方案,决定主力在离村3华里外埋伏,等待敌人到来。邵才凭自己武器精良,弹药充足,等不到天亮就抄小路经木岱垟直插久住垟外淤坟林,开始向红军阵地包抄。红军见追兵已至,即冲向敌群,一场反击战就从这里展开。红军主力在外淤山头一字排开,弹如雨点落在坟林下的敌人头上,几具尸体倾斜着倒在地上,敌参谋长邵才被击毙,部属依仗两挺机关枪作掩护,随山翻滚逃走,不到半天就结束了战斗。这次战斗,红军毙敌8人,俘虏18人,缴获步枪20多支,子弹1000余发,离开了久住洋村。福安红军从久住垟开出,往景宁县的山头、下淤一带活动。在山头岭尾又与从毛垟进来的国民党保安队遭遇,打死一队长,当地国民党乡长与防守驻兵如惊弓之鸟,逃到荷地躲避去了,留下两座空碉堡,红军付之一炬。

  

  

  三、惊动国民党师长的“红军婆”

  1935年冬,闽东红军独立师二纵队在师政委叶飞和二纵队队长陈挺率领下来到景宁毛垟一带打土豪、筹款,扩大红军影响。之后,辗转于英川一带活动。

  1937218日(农历正月初八),独立师二纵队队长陈挺率部辗转到英川镇的黄谢圩村。村里有人举报回娘家探亲的张森菊是龙泉建兴乡烂泥坳的富户吴余生家属,红军战士将其拘押,让吴余生筹款赎人。21岁的张森菊见红军纪律严明,待群众客气,大胆向红军领导讲明自己虽是吴余生的妻子,但原本穷苦出生,愿意跟随部队当红军去。红军领导查明情况,同意她随游击队参与革命活动。部队离开黄谢圩,先后在石漴、木岱根、柳八漈、亭坑、郑后寮等地活动,打游击战。每到一地,张森菊主动帮助队伍烧茶、做饭、缝洗衣服,还学会了缝制八角红军帽手艺。后来张森菊自告奋勇带着红军战士乘夜到烂泥坳夫家筹款,吴余生逃脱,就在他家杀猪、开仓,将其粮食、猪肉分给穷人。之后,张森菊随部队辗转多处,经过双溪、柴下坑、第四坑、上处垄等地,沿途历经好几次战斗,每次都十分危险。后来,张森菊患病,部队让她在庆元县风虎寺治疗休养。地方上很快传开了张森菊当“土匪”的消息。

  英川乡第九保保长张某曾与张森菊父亲张林松有过纠纷,以“张林松之女张森菊嫁与闽东红军叶飞部属,并多次带红军在这一带打土豪筹款”为由,告发张森菊及其父母。乡公所即派员与保长等人一起上门抄家、封门,吊打张森菊母亲。并拷打其父亲张林松,送往景宁坐牢。期间还有人扬言,要铲草除根,灭掉张森菊同父异母、方才七岁的弟弟张路福。张路福后被乡亲藏起来,才幸免于难。315日,此案连人带案卷被移往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师师长卢兴荣阅卷后,认为张林松“藏匪”及女儿参加“赤匪”证据不足,仍需调查。经国民党军政两方面官员审理后,释放了张林松。不久,国民党军在“围剿”中抓捕了张森菊,押解到国民党景宁县毛垟乡政府拷打。后来,在庆元当警察的毛垟库头老乡陈德的帮助下,张森菊也得以成功赎保。

  四、浙南籍闽东红军英烈周志苍

  周志苍是景宁县坪坑村人,1934年受闽东革命影响与堂兄弟周志亮一起赴闽东参加红军,在闽东独立师第十六连当战士,后担任警卫班长、新四军支队六团八连连长。据范式人回忆,周志苍又名周景宁,是自己投奔闽东红军的,由于他勇敢、诚实,调任范式人警卫员,不久就提为班长。他对工作十分负责,素质很过硬,他保管的钞票有十几万从没问题。他不仅在打仗时传达命令,还直接带领一个班打过两次仗。有一次他带领一个班将敌人的一个加强连打垮,缴获敌人40多支枪。经受着战火的洗礼和艰苦生活考验,进步很快。据范式人介绍,由于组织上需要坚定而觉悟高的同志担任警卫,如果调到部队,当个连长还是属拔尖的,甚至可以当营级干部。红军改编为新四军后,周志苍因为十分优秀,被组织选调当了连长。经过严格的军政训练,周志苍成长得更加出色,逐步成长为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在新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军团,当选为党的七大代表。1941年秋,他们十余人从安徽繁昌的港渡口到无为县经过,遭国民党军杀害,同时遇难的还有原闽北分区司令曾昭明等。

  周志苍在闽浙边寿宁景宁两县闽东红军烈士中影响较大。寿宁和景宁两地的烈士陵园石碑上都刻有他的名字,并特别标注为中共七大代表。记载周志苍牺牲简况的还有烈士证、地方志书等。

  民政部19943月颁发的烈士证载:周景宁,新四军六团三营八连连长,中共七大代表,19401月赴延安参加“七大”途经安徽芜湖被敌杀害;《闽东烈士名录》记载:193810月,周志苍在皖南繁昌县与日军战斗中牺牲;《寿宁县志》记载:周志苍于19401月在皖南繁昌县与日军战斗中牺牲;寿宁烈士陵园碑文记载:周志苍,1940年当选七大代表,在赴延安途中被敌人杀害于安徽芜湖;中共景宁县委、县政府于2005年立于寨山烈士陵园碑文上记载:周志苍于1940年秋,在赴延安出席党的七大会议途中牺牲;范式人回忆:周志苍是1941年秋牺牲;《景宁县志》记载:周志苍于19453月护送七大代表时牺牲;新发现的《闽东新四军芳名录》记载:周志苍牺牲时间为19401月。

  

  综合以上材料,周志苍的牺牲时间和地点至少有5种以上说法,但至今,不仅没有明确的档案佐证周志苍为中共七大代表,就连周志苍的牺牲时间也有多种说法,唯一比较统一和明确的就是牺牲的地址是在安徽无为。

  

  

  为什么周志苍烈士的身份和牺牲时间是如此的扑朔迷离呢?

  1945 4 23 日至6 11日在延安召开的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历时50天,“七大”是民主革命时期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一次代表大会,也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召开的唯一的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是中共历史上一次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具有革命里程碑意义的大会。其间,发生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特殊故事。

  中共“六大”于19286月在苏联首都——莫斯科举行,而党的“七大”却到了1945423日才在陕北延安召开,耽搁了整整17年之久。而“一大”到“六大”,间隔最长也不超过两年。

  与今天比较起来,七大的会议时间、地点、与会代表都显得更加特殊而神秘。早在19311月的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就曾提出过召开“七大”的动议,前后动议就有八次之多。“七大”多次延宕的最大因素就是战争。当时,日军飞机多次轰炸延安,为了保证安全,七大会址曾选择安塞县真武洞、枣园后沟等地方,都因交通、住宿、饮用水困难等原因而放弃,几经变迁,最终才落脚杨家岭。

  长期以来,我们对党的七大特别是对出席党的七大的代表情况,仅有具体数字概念,至于七大代表是些什么人,则不得其详。

  2005年,建党84周年纪念日前夕,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版《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名录》,收录了出席七大的755位代表名录、28位没有出席七大而当选为七届中央委员会成员的名录及15位大会旁听人员的名录。由此看来,《“七大”代表名录》并没有收录当选代表而因牺牲等原因未能参加会议的其他代表,可以说仍存存一个空白点。无独有偶,十年后的20166月,扬州党史办副主任单杰华专门研究了新四军七大代表名录,在杂志《铁军》发表了《出席中共七大的新四军代表》。据单杰华介绍,新四军中共七大代表的选举产生所经过的时间跨度长,从1939年一直持续到1945年大会召开前。有的代表选出后牺牲了,又重新选举了新代表,有的甚至是到延安学习后补选。经查阅相关资料后,单杰华,得出结论,新四军中共七大代表计49人,与1939625日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分配给新四军50名代表名额,正好相差一个名额。与范式人回忆周志苍为新四军连队当选七大代表这个状况比较吻合,然而由于新四军在皖南牺牲24名的新四军代表因缺具体名单,我们仍然无法就此得结论,这个缺失的对象就是周志苍,这个问题还有待党史界研究。

  五、坪坑保卫战

  闽东独立师的成立,各县游击队、赤卫队、红带会等武装力量的壮大,国民党反动派深感恐慌。19341124日,蒋介石下令调整闽赣绥靖公署,闽东被划为第12绥靖区,采取“分进合击”等战术和抢光、杀光、烧光的“三光”政策,兵分三路大举进攻闽东苏区,企图将闽东红军一网打尽。财主豪绅及其组织的民团配合闽东国民党反动当局对革命根据地疯狂围剿,实行白色恐怖。一方面扶植地方反动武装,设立联保,不断搜山,企图断绝红军游击队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另一方面,强化法西斯统治,设立联保处,编制保甲连坐,残酷屠杀红军游击队干部、战士及其家属和群众。各级党组织遭受围剿被严重摧残,闽东苏区大部分丧失,仅福安、宁德、霞浦等县先后被毁村庄150多个,被杀害干部、群众达3000余人,被围困致死者近30000人。

  国民党这场残酷清剿屠杀红军游击队干部、战士及其家属和群众活动还波及庆元、景宁边境。

  国民党寿宁县长叶明琨得悉景宁县葛家地(葛性开基,故名,后简称家地)乡坪坑村的农民周志苍、周志亮到寿宁参加红军的情况后,扬言要踏平周志苍老家坪坑村。19353月上旬,叶明琨派出一个班便衣警察,经庆元白柘垟村窜到坪坑捉拿周志苍父亲周时选。村民头领周时孝得知消息组织人员把周时选隐藏起来。

  周时孝等人估计叶明琨决不会就此罢休,经过研究策划,分头组织群众积极准备随时应对。周时孝组织村民在敌人必经之路岗头山下的油皂树岭头至坟湾的路上埋下竹签,在坟湾隘口垒石寨防守,动员各户备好土铳、劈刀、锄头、棍棒等器械应战。同年324日,叶明琨派出保安分队30多人全副武装,从岗头山直奔坪坑冲杀过来。国民党保安分队刚下岗头山,坪坑守哨人员即将锣敲得震天响,全村出动,青壮年在前,妇女老弱在后,严阵以待。周时孝和儿子周志彬带领部分青壮年,手持土铳、大刀直奔坟湾隘口把守,其余各奔岗位。

  国民党寿宁保安分队在油皂树岭头对着坟湾隘口猛烈扫射,周时孝父子当场牺牲,一场血战就这样展开了。保安分队为躲过坪坑农民正面阻击,从侧翼迂回包抄,坪坑村民原先部署好的防守计划被打乱,陷于被动,战况急转直下。村民失去指挥,仍各自为战,跟敌人拼杀。村民周登孔、周昌明、周圣有、周登乾在和敌人拼搏中先后壮烈牺牲,周圣余、周时新负重伤。

  寿宁县保安分队酿成坪坑血案,仍然不肯罢休,把全村男女老少统统逼进祠堂,然后对全村实施洗劫。他们闯入各家各户,砸门破窗,翻箱倒柜掠夺财物,赶牛牵羊,全村鸡飞狗跳,遍地狼藉。保安分队还放火焚烧整个坪坑村民房。一时间,浓烟翻滚,火光冲天,哭声动地,整个村子成了一片火海。烧毁房屋137732轩,受灾总户数62户。全村270余人只得挤入村前的周氏宗祠寄宿避难。从此,村人只得扶老携幼流落他乡,若干年后,方陆续返乡重建家园。

  70多年前,坪坑这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曾经发生了村民自发组织保护红军家属的保卫战。为这场保卫战而牺牲的村民虽然都不是军人,也未以烈士相称,这场保卫战也随着时间之梭湮没在了历史深处。然而,这场保卫战却是一场浙南土地革命史上一首灿烂的拥军赞歌。这些世代躬耕土地的农民,面对的是武器精良的国民党正规军,战斗极其惨烈,村民六死两伤,全村被烧毁。可谓“拥军优属第一村”。

  

  

  结束语

  浙南边境的泰顺、景宁、庆元等县是当年中共闽东特委和闽东红军的可靠后方,也是闽东苏区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原中共闽东特委书记、闽东独立师政委叶飞对闽东红军在浙南边境泰顺等根据地给予了高度评价。“它使闽东党和红军的有生力量不仅保存下来,而且得到发展。闽东红军和游击队不但向泰顺境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进行游击战,发展组织,建立政权,同时还以泰顺为跳板,向庆元、景宁、龙泉等地发展。寿宁和泰顺都是闽东党和红军的可靠大后方,所起的作用是很明显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一个是掩护作用,另一个是进攻作用。这些地区的人民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出生入死,忠心耿耿地跟着共产党,为解放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对于这段历史,我们将铭记于心。

  

  

  (作者单位:景宁县总工会)

  

  
  
  
  
  
  
相关文章 【推荐】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中共丽水市委党史研究室 丽水市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丽水市花园路1号市行政中心楼二楼 联系电话:2091859
建议浏览器IE8.0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