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志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园地 > 史志研究
弹劾严嵩的勇士沈鍊
日期:2017-05-11 16:03:00     来源:丽水史志网   作者:吴云龙

  明嘉靖年间,内阁首辅严嵩把持朝政,权倾朝野。嵩一意媚上,专权纳贿,戕害异己,其时“士大夫侧目屏息,不肖者奔走其门,行贿者络绎不绝”,朝纲败坏。嘉靖二十九年(1550)冬,蒙古鞑靼部俺答汗率部兵犯京畿,严嵩以“塞上兵败可掩饰,京郊兵败不可掩饰,俺答不过是掠食贼,饱了自然便去”之意授兵部尚书,诸将乃皆坚壁不战,不发一矢。于是俺答兵在城外自由焚掠,凡骚扰八曰,于饱掠之后,方才退去,史称“庚戌之变”,为土木之变以来明朝之最大国耻。嘉靖三十年(1551)春,锦衣卫经历沈鍊以“十罪疏”单劾严嵩,遭杖贬为民,复为严党害于宣府,天下人敬之。沈鍊以其忠勇刚直之大无畏在青史留名,其人亦与丽水渊源颇深且尚存疑处。笔者悉正修之《丽水市志》记有其人其事,乃翻查资料,纂成此文,以作参考并求教于方家。

  一、沈鍊其名考

  关于沈鍊,其“鍊”字便值考究。有载之“鍊”者,有载之“煉”者,亦有载之“練”者,今人多简化为“炼”

  先说“練”字(简体为“练”),仅见于沈鍊之进士题名碑上,当为记录有误。“鍊”与“煉”则较为复杂,对照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鍊”之简体有“炼”与“链”之简化,“炼”之繁体则又有“鍊”与“煉”字,“链”之繁体则有“鏈”与“鍊"。清人王筠为研究《说文解字》之专家,同段玉裁、桂馥、朱骏声并称“说文四大家”,王筠曰:“煉鍊同字。”古时“煉“鍊”二字可通,今时之“炼”“链”则其意相差甚远,不可互通。无论古人、今人,取名多有其深意,因而笔者认为,在不明情况之下,“鍊”字不宜强行简化为“炼”或“链”,保持其古体字写法为佳。

  二、沈鍊与丽水

  关于沈鍊,《明史·沈鍊传》记之以会稽(今绍兴)人,绍兴地方志亦记其为会稽人,似乎沈鍊为绍兴人无疑。然20世纪90年代所编之《丽水地区人物志》内《历代进士(探花、榜眼)名录》中也收录了沈鍊,并加以“沈鍊,《浙江通志》作会稽人”之注,由是可见,对于沈鍊究竟是何地人,是尚存疑问的。笔者翻及清光绪版《处州府志》,卷之十九人物志上引《明史》本传记沈鍊,唯在篇末案:。鍊以丽水人,隶绍兴卫。”在清道光版《丽水县志》上也有相同记载。光绪版《处州府志》卷之十六选举志上又查得嘉靖戊戌科茅瓒榜有“张敦仁沈鍊隶绍兴卫籍。官锦衣经历。俱丽水人”之记载。雍正版《浙江通志》中卷一六四《人物二·忠臣二》弓丨《沈鍊传》:“字纯甫,会稽人。《碑录》作沈練,绍兴卫籍,丽水县人。几处史料都言沈鍊丽水人,隶绍兴卫籍。”从上述史料较易让人得出沈鍊本为丽水人,后从军落户绍兴卫之说。然史实可能并非如此。

  沈鍊死后,其著述被整理成《青霞集》,清人纪晓岚编修之《四库全书》将其收录。据《青霞集》卷十二,门人王元敬编沈鍊年谱开篇言“先世处州丽水人。祖祥二公从太祖起兵,遂编籍为绍兴卫人,曾祖讳伯才,祖讳庆,父素庵公讳璧,世居会稽东郭里”,《青霞集》卷三《书沈孝子碑铭》一文中沈鍊自述:“余祖籍浙之丽水,然本归安迁去。”由此得出,沈鍊祖先最初为归安(古县名,在今湖州)人,后迁到丽水,祖祥二公在跟从明太祖朱元璋起兵时被编为绍兴卫人,沈鍊之曾祖沈伯才、祖父沈庆、父亲沈璧则世代居于会稽的东郭里,至于东郭里为今绍兴何处则未可知。明太祖起兵之时至沈鍊的年代,至少有百余年,沈鍊亦是第四代沈家人,称其为丽水人或许不够恰当,当以祖籍丽水为适。而沈鍊是否能称之为卫籍?应当是可以的。

  卫所制系明代寓兵于农的一种军户制度,一卫为5600人,其下依序有千户所、百户所、总旗及小旗等单位,各卫所都隶属于五军都督府,亦隶属于兵部。军户的主要义务是出一丁男赴卫所当兵,称作正军,其他的子弟称作馀丁或军馀,正军赴卫所,至少要有一名馀丁随行,以助其生活。沈鍊祖先之“祖祥二公”当就是一正军、一军馀。军户为世袭,且管理颇严格,除籍十分困难,大致上除非丁尽户绝、家中有人成为高官或是皇帝敕免,是无法除军籍的,因而至沈鍊一代,仍是卫籍人士。

  三、沈鍊之生平

  沈鍊,字纯甫,一字子刚,号青霞,弹劾权奸严嵩的勇士,以忠义之名留青史,死后追光禄少卿,谥忠愍。其挚友徐渭作《赠光禄少卿沈公传》,谓沈鍊四奇:文奇、政奇、谏奇、戆奇;独领文坛二十年的后七子领袖王世贞作《沈青霞墓志铭》;晚明启蒙思想家、泰州学派一代宗师李贽作《光禄少卿沈公传》记其事迹;明冯梦龙三言之《喻世明言》中有《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之故事记载,而当代著名作家老舍亦据此改编有京剧《青霞丹雪》。

  (一)沈鍊之文才王世贞所作《沈青霞墓志铭》云:沈公少而读书有异质,从故王伯安先生游。先生一再与语,即奇之曰生千里才也。王伯安者,王守仁也,世称阳明先生,浙江余姚人士,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为中国历史罕见之全能大儒,奉祀孔庙东庑第58位。沈錬跟从王阳明游学,深受其心学影响,而且能获王阳明“千里才”之赞者,殊非易事。

  沈錬少时便有读书之质“俊悟绝人、始龀读易,过目成诵”,于16岁时进入府学读书。20岁时,提学副使汪文盛为沈錬文章言辞华美所震惊,说他异于常人且有气节,遂选拔为第一。25岁时考上举人,32岁时得中进士。笔者查阅其科进士题名碑,一甲3人,二甲95人,三甲222人,沈錬名列三甲163名,赐同进士出身,在其名后尚有嘉靖朝封疆大吏、抗倭英雄胡宗宪的名字。纵观沈錬科举之路,亦算是顺风顺水的。

  考中进士后,沈錬任溧阳县令,嘉靖二十二年(1543)转任茌平,后其父去世,沈錬乃回乡丁忧(古时官员父母去世,须离职回乡守制二十七个月,不得为官)。丁忧期间,沈錬与徐渭、萧勉、陈鹤、杨珂、朱公节、钱鞭、柳林、诸大绶、吕光升等人结成越中十子社。越中十子是嘉靖时期重要的地域性文人社团,越中十子深受王阳明学说影响,对李梦阳、王世贞等为首的前后七子所提倡的“文必秦汉、诗必盛唐”持续近百年的复古潮起到了突破性的作用。

    

  越中十子当中,后世名气最大者当是徐渭。徐渭(1521-1593),字文长,号青藤老人,明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戏曲家、军事家。徐渭同解缙、杨慎称明代三大才子,其画作令国画大师齐白石曾发“愿为青藤门下走狗”之感慨,抗倭斗争中的东南第一军师。徐渭虽才华横溢,却颠倒落魄,一生8次考举人不中,遑论进士,而徐渭对沈錬亦寄托着极深的情感。沈錬年长徐渭14岁,亦是徐渭族姐夫,对徐渭可谓亦师亦长亦友,他亦曾评价徐渭“自某某以后若干年矣,不见此人。关起城门,只有这一个!徐渭不负沈錬评价,其日后成就确是无与伦比,只是在科举场上终生不得功名,最得意之时也只是在胡宗宪帐下做幕僚,可谓壮志难酬。徐渭渴望如沈錬般一展抱负,也对沈錬有着极深的情感,从徐渭文集中大量写沈錬的诗文便可见一斑。在《与诸士友祭沈君文》一文中“主仁臣直,父忠子孝,所系纲常,岂直光曜,聚哭倾里,朗诵哀章,将以激懦,匪以悼亡”的表述中,徐渭对沈錬可谓异常思念和敬佩。其戏剧《狂鼓史》,又称《阴骂曹》,是有感于严嵩杀害沈錬之事而创作的,剧中以曹操影射严嵩,性格刚毅、不畏权贵裸骂曹操的祢衡则象征着沈錬与徐渭,某种程度上,徐渭已把沈錬当做自己理想的化身。

  (二)沈鍊之武才沈錬本是军户出身,其也有“余亦沧江学剑人,十年为吏在风尘”的表述;在谪居边塞时,常以草人扎李林甫、秦桧、严嵩等奸臣像,以箭射之;门人王元敬所编的沈錬年谱内亦有(沈錬)拔剑起舞,有黄布如盖,从空飞来”的记载,可见沈錬当是有一定武术功底的。沈錬极度爱剑,并把自己愿为剑客行侠及报国之志融入到其诗文当中。据统计,《青霞集》内,单只“剑”字便出现达百余次,在《从军行》《出塞》等诗歌中更频频出现,可见沈鍊有着强烈的杀敌立功的从戎愿望。

  沈鍊不仅有着杀敌报国的愿望,其亦多有思考和准备。在写给长子沈襄的家信《与长儿襄书》中,沈鍊为“南倭北敌”所深忧。面对南方倭寇之祸,沈鍊在《寄萧柱山书》中,与同为越中十子的萧勉交流了其抗倭之策,提出“为今之计,莫若练土著之兵”的观点,见解独到、深刻,在庚戌之变,北敌蒙古铁骑肆虐京畿时,沈鍊上疏提出“以万骑保护陵寝,万骑保护通州的军队储粮,而集合勤王军队十多万人,在敌人疲劳时发起攻击”的见解。可见沈鍊在兵道上是深有研究的,在其《兵说》一文内,沈鍊在“变化”“着令“军戒”等方面提出了81条见解,集中体现了其军事思想。

  在重文轻武的明代,沈鍊以进士之文官却多言兵道,其原因是多样的,笔者不才而析之。一乃沈鍊军户出身。祖上随朱元璋起事,对沈鍊有所影响;二是其时时局不稳。沈鍊身为浙人,浙江乃是倭寇侵犯的重灾地,在京为官又遇上俺答围城的庚戌之变,因而激发出沈鍊的从军报国志。三是阳明心学的影响。王阳明虽为文官,却在正德(嘉靖皇帝之堂兄,前任皇帝)年间军功卓著,不仅在地方剿匪卓有成效,更在不过月余时间内,自行募兵而平定了宁王大军的叛乱。深受阳明心学影响的沈鍊,自也会受王阳明这段历史所影响。

  (三)沈鍊之刚直沈鍊性格刚直,为人忠义,死劾严嵩更显大无畏之勇气与气节,故能以七品小官在《明史》立传。沈鍊在初仕任溧阳县令时,便有忤逆御史之事,后调任茌平。在茌平任上不久,便丁忧回乡,服除后,起复在清丰县。在清丰,沈鍊因勤政爱民有贤名而被锦衣卫都指挥使陆炳所相中,请示吏部后任锦衣卫经历(掌管文牍之官)。陆炳,明代最强锦衣卫,其母为尚是藩王时的嘉靖皇帝之乳母,自小相伴嘉靖,且曾于火场之中背出嘉靖皇帝,故极得皇帝恩宠,是明代唯一三公兼三孤者(太师、太傅、太保称三公,少师、少傅、少保称三孤)。为陆炳所赏识,本是沈鍊仕途之良机,然其刚直嫉恶之性格注定使他难在此处出头。陆炳虽“帝数起大狱,炳多所保全,折节士大夫,未尝构陷一人,以故朝士多称之者",却因利益关系与严嵩父子交情最深。沈鍊在随陆炳饮宴严府时,便因严世藩(严嵩之子)以酒虐客而有矛盾,严世藩忌惮陆炳而未加害沈鍊。

  庚戌之变时,俺答致贡书,多有轻侮言辞,群臣议于朝堂,国子监司业赵贞吉主战而百官不敢支持,唯沈鍊是之。吏部尚书夏邦谟斥沈鍊“你是什么官?沈鍊答“我是锦衣卫经历沈鍊,大人们都不发声,故只能我小吏来说了”,从七品经历面对正二品尚书,不卑不亢、正气凛然、声振寰宇,而其慷慨正气亦令王世贞“余私心慕异之”。罢议后,沈鍊上疏,提出退敌之策,未有结果。后又上疏弹劾严嵩“今大学士嵩,贪婪之性疾入膏肓,愚鄙之心顽于铁石”,更数之以纳贿、滥权、嫉贤等十项罪名,请求罢斥严嵩。嘉靖皇帝大怒,打了数十棍(《明史?沈鍊传》言数十,《赠光禄少卿沈公传》言五十,《沈青霞墓志铭》言四十,《沈小霞相会出事表》言百棍)后,贬谪到保安(河北省涿鹿县)去种田。

  谪贬保安时,沈鍊仍不忘本色,教授当地人忠义之道。同当地人以骂严嵩为常,并扎草人与弟子射之,为严嵩所恨。其时,严嵩义子杨顺为宣大(宣府、大同,边境重镇)总督,其为掩饰被鞑靼所败之战绩,放纵士兵杀害良民以冒功。沈鍊作诗“杀良献首古来无,解道功成万骨枯。白草黄沙风雨狂,冤魂多少觅头颅”揭穿、谴责,杨顺遂与巡按御史路楷日夜密谋,以沈鍊为白莲教妖人泄露边情为名逮捕沈鍊。后在严嵩父子授意下,沈鍊被斩于宣府,长子沈襄戍守极边。杨顺继续迫害沈鍊家室以搏严嵩欢心,沈鍊次子沈衮、三子沈褒被用杖打死,又再逮捕沈襄严刑拷打,幸得杨顺遇罪得以免死,幼子沈袠则因年纪小得脱大难。

  严嵩垮台后,沈鍊冤屈终得到平反。隆庆初年,皇帝下诏令褒赏言事的人。赠沈鍊光禄少卿,任用其子沈襄为官。天启初年,赠沈鍊谥号忠愍。

  (作者单位:丽水市委统战部)

  
  
  
  
  
  
相关文章 【推荐】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中共丽水市委党史研究室 丽水市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丽水市花园路1号市行政中心楼二楼 联系电话:2091859
建议浏览器IE8.0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