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州史话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园地 > 处州史话
龙泉市屏南镇车盘坑村史料补记
日期:2017-05-12 11:49:00     来源:丽水史志网   作者:郭遵天

  我的次子郭一东至南明湖防洪堤散步,无意中发现宣传栏上有一则消息:丽水市人民政府和龙泉市(县级)人民政府决定将龙泉市屏南镇车盘坑村作为别具特色的传统文化村加以保护。郭一东曾听我说过我们的老家是车盘坑,于是他非常认真地把有关文字用手机拍下来,兴高采烈地送给我看。我非常高兴,终于得到了阔别70周年的老家的喜讯。但细看却发现一些与事实不符的地方,为了保持村史的真实性,谨将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事实叙述如下,以作为村史的真实史料的补记,以便更好地了解车盘坑村优良的文化传统和淳厚的风土民情。

  一、避难——车盘坑人以助人为快乐之本

  1944年,曰本侵略军已经一败涂地,奄奄一息,正在作垂死挣扎,对丽水、龙泉一带进行狂轰滥炸,并施放鼠疫、霍乱、炭疸等病菌荼毒生灵。当时,我们一家住在龙泉东街,为了安全,父母就把我们家未成年的孩子送到老家车盘坑避难。在此过程中我深深感受到,家乡人所具有的淳朴的助人为乐的高尚品格。出发时,由母亲带路,父亲在城里留守。那时我已8岁,从龙泉城内至龙泉南乡的查田镇60华里平路,步行我不当回事,走一天能经得起,但大妹妹4岁、二妹妹1岁,明摆着是个大问题。于是,只好叫年龄较大的大哥和二哥用箩筐连同行李把两个妹妹挑着走。第二天继续从查田镇出发,到车盘坑20多里全是上岭的山路,行进非常困难,好在半路遇到两位到查田镇卖猪回家的老乡。他们看到我们,就非常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问我们去哪里,知道我们是同路的之后,就将我大哥、二哥的担子接过去,并把母亲背的行李和我背的包衹也都接过去装在箩筐里挑,让我们毫无负担地空手走路,我们宛如遇到救星,非常高兴。我大哥叫郭乐天,二哥叫郭信天,我是老三叫郭遵天。按族谱取名字的排行是“国”字辈。而帮助我们挑担的也是“国”字辈,一个叫郭国喜,一个叫郭国强。原来,我们五个小男子汉,都是同宗同辈的堂兄弟,大家顿即感到格外亲切,一路走一路聊,兴味盎然。郭国喜哥介绍了车盘坑的情况:村里的男人们在福建省的深山老林里做香菇,清明一回家,就忙着插田、种玉米等工作。现在春耕忙完,又要把去年腌制下去的竹笋晒成笋干,年轻人每天晚上还要练武术,随时准备消灭敢于来犯车盘坑的万恶的曰本鬼子,很少有空闲。他们还告诉我们说:今天去卖了家里养的猪,又买回来几斤猪肉、猪内脏和其他菜肴,晚上吃“猪顿”(会餐),给你们赶上了,真是好运气!我们到了详岙头村,我母亲拿出城里带来的自家烤的面包,叫大家吃中饭,国喜哥他们很喜欢吃,说:“比糕饼店里买的,好吃多了。”

  详岙头,离村还有五里路。我们走了里把路,这时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原始森林,古树参天,虫鸟鸣叫,似乎把树林变得更幽深宁静。但是“吉朗——”叫得格外响的是什么?国喜介绍说,这是知了的一种,城里没有的。是的,这里的一切都太新鲜了。我们走到水口,进了村,到了从封伯伯家。他是族长,家里比较穷困。他的脚有点跛,但走路、干活都很利索。他家就只有他和国喜两人,国喜的母亲七年前过世了。国喜把采购来的菜交给他父亲,他父亲一时没了主意。我母亲看出了他们的难处,便二话不说,主动出来担任“主厨”,指挥一帮人升火、洗菜、切菜和借邻居家烧开水、煮饭。不久五六桌菜都烧好了,色、香、味俱全,胜似菜馆里烧的一般。从封伯伯高兴地说:“啊呀,全靠上帝派梦璧叔公的长孙媳妇来家乡,把土菜也烧得那么好吃!”一会儿,全村的长辈(爷爷辈),叔伯辈,以及兄弟辈、侄孙辈,男男女女都来了。济济一堂吃得很高兴,很满意。晚饭后,大家帮助我们把行李搬到我曾祖父郭梦璧手里建造的“仓廊”里安家,住在分给我祖父的房子里。房子长期无人住,依然是全新的。亲人们替我们安好家之后,又趁亮到我爷爷的竹山砍来二三十株被雪压裂了的破毛竹,斩成可烧炉子的竹片,叠起来一大堆,大概可以烧半年了。母亲说“车盘坑人朴实、厚道、很能急人所急。”接着村里的女人们又送来白菜、萝卜、苦益菜、豇豆……母亲说谢谢他们。她们则异口同声地说“谢什么,我们进城,吃住不都是你招待?一家人,别说两家话!”

  二、房舍——车盘坑人崇尚勤俭的美德

  车盘坑村风光秀丽,南北两侧都是高山,全是原始森林,两山之间是一条流水潺潺的山涧,水清无比,含有丰富的矿物质,是极佳的饮用水。整个地形看去像中药铺里用来粉碎草药的碾盘,土话叫“车盘”,中间有一条终年水流不断的山涧,当地人叫山坑,于是就把这儿取名为车盘坑。据说这儿真正形成村落是元末明初的事了。

  车盘坑人是从屏田乡担铺村分迁下来的,开初都姓郭,后来增加了一家姓林的亲戚,全村十几户人家,恰似一家人。村风很好,大家都崇尚勤俭这一美德,全村都信基督教,村里没有祠堂庙宇,只有一座教堂。房舍依山而建,全是自己动手盖的土木结构的平房。全村的“街”,就是一条从水口的廊桥到村头的用乱石砌成的五尺来宽的岭。

  村头有两幢非常显眼的青瓦白墙的二层泥木结构的楼房,就是我的曾祖父郭梦璧太公带领儿孙们建造起来的。

  梦璧太公是个孤儿,8岁失去了母亲,10岁又失去了父亲,就跟着哥嫂过曰子。小梦璧可干的事主要是砍柴、放牛。秋收后跟着哥嫂徒步到江西、福建等省的深山老林里种香菇,到第二年清明返回家乡春耕。哥嫂家的曰子也很艰难,于是就叫只有11岁的小梦璧到小梅镇一家纸店当学徒,以减轻负担。郭梦璧当学徒要三年出师,每天要干各种杂活,砍柴、烧饭、店务,稍有空闲,就要识字、练字、学珠算、记账。小梦璧很勤勉,样样干得很出色,让老板和老板娘很满意,老板家没有男孩,只有一个独生女,比梦璧小三岁,很漂亮、善良、聪慧,也很勤快,很好学,整天跟着梦璧哥哥读书、写字、学数学、学珠算,就像亲兄妹一样,和睦相处。而老板两老已年近半百,就把品貌皆优、聪明伶俐、勤奋好学的学徒,视为儿子一般,备加爱护,悉心培养。小梦璧进步很快,加上他注意市场动态,不断扩大纸张的销路,让店里的生意翻了三番,店主非常高兴,常常给他一些零用钱,他很节省,一分钱也不乱花,都存放起来。但为了不与店里的钱混起来,他就委托妹妹一老板的女儿代为保管,并立小账簿,进出分明,老板很赞赏小梦璧的品格。出师以后,老板仍留他帮店,当伙计,第一年每月工钱一担谷(100斤,折合三块银洋),他非常节约,烟酒不沾,远离各种恶习,为人厚道,讲究诚信,结交可靠朋友,思路灵活,善于经营。例如买毛边纸当地人只等客上门,或只与文具店来往,他却另辟蹊径,与沿水路的各县的大印刷厂联系,从龙泉小梅到温州一带,顺流而下,运费低,都成了他的市场,同时带回水产到山区销售,为店里赚了许多钱,同时他也习得了丰富的经营知识。18岁那年他独立成家,老板的女儿很喜欢他,老板俩老人也看中他,郭梦璧还征求了哥嫂的意见。亲人们都同意后,他们就订了婚。郭梦璧没有房子,他就回到车盘坑村,在村头的荒地上,用杉树皮当瓦,盖了三间平房,小两口很满意。小梦璧又把父母分给他的房子送给哥嫂。哥嫂也很高兴。郭梦璧思路很开阔,开始独立发展,他把当地的笋干、香菇、山棉皮收购起来,运温州等地销售,积累了资金,他又开始放毛竹排和杉木排去温州卖,并采购了明甫(墨鱼)等海货回龙泉等县销售,并结交基督教内的商界朋友,商路通畅,信息可靠。后来又把竹木生意做到常熟,把常熟“大布”和“细布”等运回浙闽一带山区销售。收入稳定后,成了亲,生了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大儿学做木,二儿学石工和泥水,三儿学运输,四儿耳聋习打猎。于是,就请了两位温州师傅作指导,开始在村头草木不长的岩石地上建造了十三间走马廊二层楼泥木结构的大房子。又为村里修缮了水口廊桥和基督教堂。又请了内地会外籍传教牧师奔德先生一家和罗教士(女),到车盘坑避暑、传道和讲授保护森林、保护水土、防止山体滑坡和清洁卫生等知识。乡民们在郭梦璧的主持下,订了乡规民约,把知识变成有益的制度。后来,郭梦璧又为四个儿子建造了“仓廊”二层泥木结构的德国式的房子,楼上楼下,都有百页窗,光线很好。四个仓下都有地下室,安全性良好。但是儿孙为了谋生,除了老二,其余三个儿都没有住在老家。老大和老四空手到三溪乡黄南村安家;老三空手到大梅村安家。谁也没有卖过老家的房产,一直无人住,房子一直空着,保持完好。现在作为文化村民居保留着,我们作为后人与老房子已无关,但都很高兴,都非常感激市政府。

  三、车盘坑人——爱祖国爱家乡爱劳动

  辛亥革命胜利后,车盘坑人非常振奋,全村男人都剪掉辫子,全村女人拥护放脚,小女孩不用再受缠脚的痛苦。郭梦璧太公请来在车盘坑避暑的奔德牧师一家和罗教士在传教的同时,也从生理学的角度说明放脚的好处:一、骨头不会畸形,便于行走,便于劳动;二、天足美,便于洗,卫生,可减少发臭。

  郭梦璧太公主张男女平等,要求村里每家的孩子,不分男女,都要从小上学读书,有条件的能读到哪一级,就要让他们读到哪一级。他还用村里的基督教礼拜堂兼办成复式班学校,把全村一至四年级的学龄儿童都纳入学校。并且规定:在校学童每年清明节,村里分“丁肉”(即按每户人分猪肉),一律比其他人多分一斤,以示鼓励。车盘坑读书风气很盛,龙泉县早期知名的“女秀才”,郭福美、郭凤照、郭福恩三位处州卫生学校优秀毕业生,都是从车盘坑复式班起步的。男孩子学有所成者,数量更多。

  郭梦璧太公爱国爱乡。作为一个菇民,他爱祖国,希望祖国曰益强大,他为了支援孙中山领导的北伐,拿出放木排到温州卖而赚到的钱,组织龙泉红十字会,并担任第一期会长,支援北伐军打军阀孙传芳。后又以红十字会的名义,给福建深山老林里的工农红军捐赠了一千余斤大米和两百余斤食盐以及药物,这些物资都是通过车盘坑的菇民去福建种香菇时,分散从龙泉挑过去的,保密性好,菇民在实际行动中也受到爱祖国、实行人道主义的教育。

  郭梦璧的长孙郭振唐先生,1931年1月至1934年12月,任基督教内地会办的私立养真小学校校长兼历史教员,积极宣传伟大的抗曰战争必胜。一次,组织高年级(五、六年级)学生上街游行演出自编的“活报剧”《活捉曰本天皇》。剧情简明通俗:由五个男女小学生拿着木制大刀,代表四万万五千万中国人民,一边唱歌,一边跳舞,“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气势十分雄壮,他们面对的是趴在地上发抖的曰本天皇。观众很多,人们看了深受鼓舞,宣传效果很好。师生也深受教育,坚信抗战必胜。

  当时参加演出的六年级学生车盘坑人林必达,从龙泉养真小学毕业考入处州中学后,更积极参加抗曰宣传活动,在中国共产党组织的引导下,林必达改名林千,毅然奔赴抗曰根据地延安,光荣地考入了抗日军政大学读书。后赴苏联任驻苏大使馆武官,任期满后调回北京,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副司令员,他为党、为人民、为革命作出了毕生贡献。

  光辉的爱国主义光荣传统,始终光照着美丽而古朴的车盘坑村!

  (作者单位:莲都区政协)

  
  
  
  
  
  
相关文章 【推荐】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中共丽水市委党史研究室 丽水市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丽水市花园路1号市行政中心楼二楼 联系电话:2091859
建议浏览器IE8.0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