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州史话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园地 > 处州史话
抗战时期的碧湖
日期:2017-04-21 09:17:00     来源:丽水史志   作者:叶玲文

  碧湖是丽水的重镇,也是浙江的名镇。碧湖是丽水的大平原,向来被称为丽水的“粮仓”。

  碧湖地处青田、松阳、宣平、云和四县边境,又濒临瓯江,水路上通云和、龙泉,下达青田、温州。陆路有公路直通龙泉、福建,又通松阳、龙游,交通便捷,地理位置优越,市场繁荣,经济发达。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杭、嘉、湖沦陷,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南迁丽水,大批机关、学校、工厂、商店纷纷往碧湖迁移,碧湖成了战时浙江的大后方。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迁入碧湖的省属机关、学校及企业有38家。省属机关有:浙江省保安处、浙江省审计处、浙江省交通管理处、浙江省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团、浙江省军民合作指导处、浙江省战时政治工作人员训练团、浙江省妇女联合会等。迁入碧湖的工厂有:浙东电力厂、浙江化工厂、浙江制革厂、浙江交通工具制造厂、浙江碧湖化学实验厂、浙江富民磨粉厂等。迁入碧湖的学校有:杭州高级中学、杭州初级中学、杭州师范、杭州女子中学、湖州中学、嘉兴中学等七所名校。1933年秋,七校于碧湖组成“浙江省立临时联合中学”,联中分为三部:高中部设在碧湖镇龙子庙,初中部设在碧湖上街沈家祠堂,师范部设在三峰禹王庙。因为是临时联合中学,所以校舍就采取“进庙宇,借祠堂,租民房,盖草棚”的办法解决,实在需要扩建的,也是“木柱、草顶、泥糊墙”,因陋就简,艰苦办学。1939年秋季,联中分为三校:即联合高中,校长张印通;联合初中,校长唐世芳;联合师范,校长徐旭东。不久,省政府子弟学校——五峰小学也从永康方岩迁到碧湖。1938年夏,战时儿童保育会浙江分会第一儿童保育院又在碧湖创建,院长李家应。全院有员工十多人,他们带领着从杭、嘉、湖等沦陷区收容来的数百名无家可归的难童,以碧湖镇天后宫为落足点,一面安顿难童的学习与生活,一面着手创建校舍。1938年底,保育院开始从天后宫迁到附近的柳里、瓦窑埠、林家祠堂等地,建起了数十幢平房,并围上了篱笆。1939年,保育院舍全部建成,在新院舍落成典礼上,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为首的各方领导人都到场祝贺。黄绍竑还送来“保我赤子”的题词横幅。

  抗战时期,黄绍竑为了宣传贯彻《浙江省战时政治纲领》,于1941年3月12日在永康创办《浙江日报》,聘请进步人士严北溟任发行人兼社长。因日军进犯,报社于1942年夏迁移至碧湖上赵村。战时《浙江日报》是一份综合性的报纸,日出对开一大张,分4版,辟有抗战言论、战时通讯、社会新闻、副刊等版面,发行全省和省外的闽北、赣东、皖南和南昌、武汉、重庆、桂林等地。《浙江日报》的编辑人员陈虞孙、白砥民、林芷茵、曹湘渠、沈任重、李士俊、马骅、樊康平等大多为中共地下党员,因此社论、通讯、副刊等内容均比较进步,特别是它的社论主题鲜明,论述精辟,切中时弊,很有分量,博得了当时省内外广大读者的关注,为人民提供了振奋人心的精神食粮,使人们擦亮眼睛,看清前途,迅速投身到抗日救亡中去。

  随着大批机关、学校迁入碧湖,许多中共党员、文化人士、爱国青年也来到碧湖,他们运用报刊、戏剧、歌咏、时事图片等多种形式,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广泛开展了抗曰救亡文化活动。省立联高、省第一儿童保育院、碧湖民教馆、汤坟农场等单位相继建立了中共党组织,成为抗日救亡活动的中流砥柱。

  抗战期间,不少知名人士都曾在碧湖的战时中学工作和学习,如著名学者李政道、崔东伯、王季思,作家金庸(原名查良镛),画家孙多慈;报人钦本立、蒋元椿、贾业鹄、莫高等。也有不少要人来到碧湖,如国民党的孙科(孙中山之子)、陈立夫(国民党中央教育部长)。国军三十二集团军司令李默庵常住碧湖采桑。黄绍竑(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李立民(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秘书长)、许绍棣(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教育厅长)因为各种原因,也经常到碧湖。1938年3月,粟裕率领部队赴皖南会合新四军抗日,途经丽水时,由新四军驻丽水的浙江办事处主任吴毓陪同,到碧湖和黄绍竑会见,协商解决部队供给问题,受到黄绍竑接待。

  碧湖地处瓯江中游,两岸青山,树高林密,江水清澈,可通舟楫。战时的碧湖,逃难的人流蜂拥而至,机关、学校、工厂、商店、兵营林立,人□骤增,喧嚣繁荣。战时的军运、客运、货运源源不断,瓯江的水运异常繁忙,碧湖的下江埠、瓦窑埠、南山埠码头成了货运中心,大批的食盐、药品、器材等抗战物资在此启程,运往抗战前线。通航的船只,有大岙艇、蚱蜢艇两种,大岙艇从温州上行,可直达碧湖、大港头,以军运为主。从碧湖上行至云和、龙泉、松阳、宣平等地,多用蚱蜢艇,可以客运,也可以货运。据统计,当时在碧湖通航的蚱蜢艇有4000多条。老人们回忆,在抗战艰苦岁月,碧湖下江埠和南山埠码头,货物堆积如山,夜间灯火通明,可见碧湖的水运码头,对战时的瓯江运输,曾起到很大的作用。

  抗战期间,日寇曾两次入侵丽水,碧湖是抗战的后方基地,也成为重灾区。日军除了狂轰滥炸、烧杀抢掠,还在碧湖实施了细菌战。先是在碧湖镇四周的乡村用飞机丢下细菌弹,播下带有细菌的跳蚤,菌蚤咬上老鼠就繁殖起来成为鼠疫,人被感染上没有几天立即死亡。日寇细菌战军官石井四郎说,细菌武器因其传染快,范围广,死亡率高,其杀伤力远比枪炮、炸弹为大。事实确是如此。1943年冬,碧湖镇附近各村,先后发现大量死鼠。接着,靠近碧湖镇的上阁、资福、九龙等村,就发生了鼠疫病,染病而死的人不少。不久,邻近九龙的吴圩村也发现鼠疫,疫势极为凶猛,数日之内,患者达120多人,除刘云凤、刘玉云两名女孩外,无一生还,其中全家罹难的不少。当年,疫情从吴圩、九龙一带,迅速蔓延到碧湖镇和新合乡,新合乡保定村村民张通宝首染鼠疫病亡,数天之中,全家五□全被鼠疫夺去了生命。张通宝的亲戚、邻居,由于参加了他家丧事,连为他家超度亡灵的道士,全被鼠疫吞噬了生命。疫情很快在碧湖平原的大小村庄流行,仅碧湖四周就传播到193个村庄,有223户257人被染,229人死亡。由于人员的交通流动,鼠疫不仅在碧湖流行,还扩大到碧湖以外临近的云和、青田、松阳等县,这是日本侵略者在丽水犯下的严重罪行,欠下丽水人民的又一笔血债。

  (作者系丽水市委党史研究室离休干部)

  

  

  
  
  
  
  
  
相关文章 【推荐】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中共丽水市委党史研究室 丽水市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丽水市花园路1号市行政中心楼二楼 联系电话:2091859
建议浏览器IE8.0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