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江儿女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史志园地 > 瓯江儿女
怀念柯里——青田革命的里程碑式人物
日期:2017-05-11 09:39:00     来源:丽水史志网   作者:吴旭丽

  柯里简历

  柯里(1917—2016年),原名姚立,男,汉族,浙江青田人。

  1924年起,先后在青田县立中心小学、省立温州中学学习。

  1938年5月,参加革命工作,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青田县工委书记、县委书记。

  1940年7月,参加新四军,任皖南向苏中根据地转移行军小队长。

  1941年3月,到苏中区工作,先后任区党委兴化县工作组组长、三地委常委兼宣传部部长、区委党校教员。

  1943年5月起,先后任浙东区杭州市工委书记,上海局杭州市特派员、市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浙江省杭州市委委员、组织部副部长,杭州市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

  1952年10月,到中央组织部工作,先后任党员管理处组织员、秘书科科长、三科科长、一级巡视员,外交外贸干部处办公室主任、一科科长。

  1958年7月,到中央财贸部工作,先后任干部处一级巡视员、副处长。

  1960年10月,到中央组织部干部四处工作,先后任副处长、处长。

  1978年7月,到中央组织部经济干部局工作,先后任局长、顾问。

  1984年12月,离休。

  2016年5月25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怀念柯里

  -青田革命的里程碑式人物

    “柯里(姚立)同志于2016年5月25日23时10分在北京逝世……”

  6月16日,青田县委党史研究室收到这封来自北京的信,在绿意葱茏的5月,恰满期颐之龄的柯里同志告别了这个世界。这是一位我们青田党史人都不陌生的老人,他是青田革命和党建的里程碑式人物,青田人民永远怀念他!值此建党95周年之际,我们一起来追忆和缅怀柯里同志。

  (—)今生且为革命抛——姚立与青田的抗日

  每一座城市都有她的故事,每个故事里必有她的主角。在80年前,青田这座山城和其他浙西南山城一样,民生多艰,动荡迷茫。彼时,家住宝幢街120弄姚宅的一位青年——姚立,却没有料到他和他的伙伴将成为那个时代里这座小城故事的主角,这座山城也因他们而展现一个全新的历史面貌。宝幢街,因南宋时迎接赵氏皇族宝幢而得名,街上120弄姚宅是一个中有天井的南方四合院,后来永远载入青田党史史册,2004年出版的《中共青田党史第一卷(1919-1949)》,其封面就以姚宅为图。

  青田,本是一个远离扰攘的浙西南小城,依山傍水,沿江而建,北连丽水,南接温州。“五四”运动以来革命火种逐渐传播,来自温州、上海的进步力量总能带动山村一隅。1927年,在青田鹤城秘密建立了第一个中共党支部。本地有些农村成立了红军游击队,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武装斗争。1930年,仁庄的郑秣、温溪的张学东等领导的几支红军游击队编入直属中央军委领导的全国红军正式序列的红十三军。1935年起,近三年时间里,刘英、粟裕领导的红军挺进师不时转战青田,打击国民党反动势力,宣传共产党的政治主张,直到今天,我们仍可在山区板壁上看到当时写下的红军标语。革命火种已然播下,只待来曰燎原。

  但革命离人民还是比较遥远,人民渴求安定的生活,做着盛世清秋的好梦。姚家与当时很多家底殷实的人家一样,深谙读书之义,长期以来,读书取仕似乎是最正确的道路。1924年起,姚立先后在青田县立中心小学、省立温州中学读书,他学习勤奋、成绩优异。1935年,姚立进入省立温州中学高中部念书。

  这一年,曰本侵略者制造了华北事变,华北沦陷,热血不屈的北平学生发起“一二?九”反帝爱国运动。东北沦陷,华北沦陷,中国危矣!相比闭塞安静的青田来讲,温州的讯息显然更加灵通,革命形势也更热烈。姚立回忆①中讲到:“1935年,国际上,德意法西斯势力统治全世界,国内,日本人加剧侵华,蒋介石反共打内战。我们在这个时候念书,学生比较敏感,对时局很关心。那时报刊杂志很多,有进步一些的学生开始看这些文章,越看越不安心。这个日子怎么过啊?当时,青田没有多大动静,以前有红军在青田路过,我小时候听到有个叫雷高升②的红军被抓住了,就在旧县政府山边被枪杀了。那时,家中大人不让我们小孩子去看。镇压了以后,青田县城的群众对共产党、红军都不敢说,慢慢地也就淡忘了。”一面是在青田老家望子成龙、翘首以盼的父母亲长,一面却是曰益恶劣的时局,巢之将覆,焉有完卵?

  1937年,姚立从温州中学高中部毕业,去南京考大学。就在这一年,日本铁蹄从东北、华北踏向北平,侵略者在北平制造无耻的“七七”事变,侵略野心暴露无遗,矛头直指全中国!刚从万里长征艰难险阻中银炼而来的中国共产党,号召全民族共同抗日。姚立回忆说:“还没有考完,就发生了‘七?七’事变。南京国民党政府把家属都撤退了,我在那里也住不下去了,没等到考试结果,就回青田了。那时交通不方便,走走停停,到家时是八月底九月初的日子。”

  1937年9月,姚立从南京回来。他穿着新式的学生中山装,戴着黑边圆框眼镜,是一个风华正茂的20岁青年,他带着那个时代的知识青年深重的忧国忧民情怀,回来了。人生道路也许在哪个地方就拐了个角,然后,别有风景。这个拐角对姚立来说也许是偶然的,从历史看来却是必然。姚立和他的伙伴们来了,在不知命运在何方的时候,他们被推向了历史潮流的前端。于是,在一锅表面平静而内里动荡不安的陈水中,出现了一股清流,他们激浊扬清,犹如霹雳破开陈腐的坚壳,建设新生。

  “(1937年)我回到青田,当时回来的青年不少。开始时,大家没有什么事,就是在中心操场打打篮球。打球可以联络感情,慢慢熟悉起来了,这一批青年,包括本地的、外地的青年,经常在那里会面。这段时间,温州我还经常去,因为温州同学多,活动也多,我要去参加。后来,我想,温州搞‘永嘉青年战时服务团’我也在青田搞个服务团。这个想法同温州同学商量,他们都同意。”姚立在访谈中如是说。

  姚立在温州中学读书时,学校里的一些进步学生秘密成立了“野火读书会”,其中发起人之一张可仙也是青田人,和姚立是要好的小学和中学同学,其他几位读书会骨干是温州人,后来都走上了革命道路。“野火读书会”秘密交换对时局的看法,撰写团结抗日的文章,出《野火壁报》。姚立也被吸收为读书会骨干分子,因他在学校里是个功课优异的好学生,不容易暴露,所以被派去参加一些全国学生的联合活动,并回来悄悄传达精神和发动本校的进步学生。同时,在社会上发动抗日救亡斗争,其中主要活动有:查抄温州汉奸殷汝耕、池宗墨的家,查抄温州城内“东洋堂”的日货。姚立和同学秘密活动,一直到中学毕业。1937年“七七”事变后,“野火读书会”等骨干组织了“永嘉青年战时服务团”。姚立曾随同“永嘉青年战时服务团”人员秘密前往温州平阳山门红军挺进师驻地访问,听了挺进师师长粟裕的报告,更加深了对党和革命军队的认识。

  姚立访谈中提到,1937年回青田后,他萌发了在青田也成立一个这样的服务团的想法。恰逢青田城里上层士绅想成立一个抗敌救援会,正好缺少人才,姚立被邀请加入该组织。于是,姚立就把建立服务团的

  想法改成了组建这个组织,他把这一批青年拉入了抗敌救援会。1937年冬,姚立被补任为“青田县各界抗敌后援会”副主任,负责领导该会宣传股的一切工作。在他的领导下,宣传股四处张贴抗敌墙报;成立歌咏队,教唱救亡歌曲;组织剧团,演《放下你的鞭子》等街头剧。在这样的宣传氛围中,城镇的抗曰救亡宣传开始热闹起来,到处可闻“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抗战歌声。由此开始,姚立在青田的抗日革命舞台上尽情展现他的才能,青田的抗曰斗争历史拉开了序幕。

  1938年5月,姚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接着,姚立又发展了与他在青田抗日舞台上并肩战斗的好伙伴林艺圃、曾绍文入党。

  1938年7月19日,中共处属特委派蒋治到青田,召集姚立、林艺圃、曾绍文三人,在鹤城镇宝幢街120弄姚立家中开会,传达处属特委关于建立中共青田县工作委员会的决定。姚立为县工委书记,曾绍文、林艺圃为县工委委员。县工委设立组织、宣传二个部,曾绍文任组织部长,林艺圃任宣传部长。姚宅就是县工委驻地。

                                 

  按照县工委的分工,姚立留在县城工作,以县民众教育馆馆长的身份为掩护,在民教馆内建立党小组。以民教馆为主阵地,姚立和小组里的党员公开宣传抗日救亡,秘密从事党的活动。他们扩大民众夜校的学员招收范围,广泛联络工人、贫民和知识青年,从中发现积极分子,培养骨干,发展党员。

  1938年11月,青田建立县委的条件已成熟,处属特委决定将中共青田县工委改建为中共青田县委员会,为青田第一届县委,姚立任县委书记,姚宅是县委驻地。这是青田抗日时期党建工作的重要里程碑。

  1939年下半年,姚立经亲戚介绍,到山□小学任校长一职,党员张幼云、姚国杰等人为教师。他们在校内秘密建立独立党小组,以学校为阵地,以教师职业为掩护,大力协助山□区委开展群众性的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开始,他们采取姚立在鹤城城区抗日宣传方法,晨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教唱《大刀进行曲》、墙报摘抄前线消息等,后来,逐渐红火到唱《太行山上》《我们是铁的队伍》等抗战歌曲,演《张家店》《除夕》等抗日话剧,墙报抄录反对投降主义的文章,并绘制大幅战场地图,插上红旗的表示抗日根据地和敌后游击区,插上蓝旗的表示日军侵占区,无旗的为国民党统治区。学校还把“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作为校风,写成大字贴在校园最醒目的地方。学校自编抗日救亡课本,学生写抗日救亡的作文。学校还组织师生到油竹、方山等地宣传抗日救亡,颇受当地群众欢迎。整个青田抗日宣传形势非常好。

  1939年秋,革命环境开始有些紧张,处属特委根据上级指示,采取“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政策,决定把党的公开工作和秘密工作分开。由于姚立在青年中有影响,有一定社会地位,与中上层有条件接触,指定姚立负责公开的中上层和青年界的统战工作,不再担任县委书记。

  姚立在山口小学当了半年校长后,于1940年初回到青田县城,在县银行当农村信贷员。此时,海口经济建设实验区抗日救国运动正搞得如火如荼,共产党的力量在其中起着主导作用,共产党员在国民党的这个合法平台上为人民做了许多好事,其中包括建立乡村信用合作社,给农民贷款发展农业等。而姚立就借助农村信贷员之便,把贷款发放给农民。

  1940年夏,公开工作已经非常危险,处属特委调姚立去皖南新四军,进东南局党训班学习,在新四军期间,姚立改名为柯里。此后,他的革命足迹辗转大半个中国,由苏中到杭州再到北京。

  这些就是姚立在青田抗日革命斗争史中留下的一些重要印记。

  正如姚立在回忆访谈中说的:“青田开始时形势很好的,”而这个大好形势,无疑和姚立杰出的抗日宣传工作离不开关系。虽然如他所说,“我们那时最大的一个缺点就是对党员缺少教育,自己也不太懂。但那个时候情况好,(虽然)没有对党员教育,反正就积极工作吧,思想好。我想想这段时间的经验教训,只知道打开局面,结果怎么巩固、怎么教育、提高,就考虑的比较少”,但他们在抗日初期对青田民众的思想的塑造和影响是长久的。姚立在抗敌救援会、民教馆、山口小学和上层人士及青年界中的杰出宣传工作,极大地打开了青田的抗日局面。直到今天,我们在访谈中还听说,一位原来在山口小学读书的女士说起姚立教她们唱抗日歌曲,记忆还是那么清晰,充满怀念之情。

  同样具有重要意义的是,姚立作为革命斗争史第一任青田县委书记,姚宅作为县委驻地,这将永远载入青田建党史。10年前,在天翻地覆的新城建设大潮中,宝幢街120弄姚立旧宅已无迹可寻,这让无数亲历青田革命的老同志深感捶心之痛。青田的一批老同志亲自去工厂划定了纪念碑的碑模,2008年,在宝幢街的街角树起一块县委诞生地纪念碑,从此以后,历史在这块碑上凝驻,她告诉我们青田党史上曾经的艰难与辉煌。

  (二)忧国忧民情永系——柯里访谈节录

  1984年,柯里在北京中央组织部离休,此后一直居住在北京。在京期间,青田的父老多次拜访他,他都是欣然接待、古道热肠。

  1999年,青田县委党史研究室同志拿着《中共青田党史一卷(1919-1949)》提纲,上门采访他。这次米访的手稿我们足足与了63页,1.6万多字。对于当时82岁高龄的老人来说,这次采访是多么大的工作量。在我们的采访中,深深感觉到柯老是一位忠心爱党、忧国忧民、正直清廉的老共产党员。在采访中,他首先深切关注了党史工作,结合当下社会的问题,强调党史独具的意义。他说:

  “搞党史是使后来人知道前面的事情是怎么来的,因为后来的人条件好了,变化也很大,他们不知道那时的情况怎么样,有些人不大愿意看,‘搞这个名堂干什么?’还有些人只知道挣钱,怎么把钱挣得多,心里这样想。所以,把党史放在柜子上,看的人不多。

  我个人这样想,你搞这个东西给人家一个教育意义,人家爱看,看了以后感觉到有经验教训,而且感觉到现在的日子来之不易。因此,对国家的事情多关心一点,不要在那里捣蛋,挖国家的墙脚,这也不满意,那也不满意。这样,党史就比较起一些作用。”

  在谈完他在青田的革命经历后,柯老结合他一生的工作体验,给我们总结了宝贵的经验教训,那就是要抓形势教育、思想教育。这对党在任何时期的治国理政都无疑是钟磬之音。

  “提到经验教训问题,我们那时最大的一个缺点就是对党员缺少教育,自己也不太懂,那个时候情况也好,没有对党员教育。后来我们有些地方就接受教训,开始办训练班,教育党员,起码让党员知道什么是共产主义,这些道理都要懂,……后来发展的特别是农村的(党员)很可惜,这些人平时都不错,(就是)觉悟、思想办法都少一些。我想这段时间的经验教训,只知道打开局面,结果怎么巩固、怎么教育、提高就考虑的比较少,形势也好。到后来环境坏了,就来不及了,是不是?

  我在杭州工作,快解放前夕的时候,我们又命令抓形势教育,‘你们不要太高兴了,现在国民党还没有完呢,你这么一暴露就不行!’所以我们党内的工作就是这样。最近我也在组织部里工作,前一段时间还好一些,教育方面还抓得紧,后来特别是农村党员很少教育,苏联的教训也就在这个地方,后来缺少教育,所以一到风浪来的时候就顶不住了。我们党历来是这样子的,不断地锻炼,什么环境我们都能够顶得住。尽管我们党也是几起几落,结果还维持到现在这个局面,也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们(理解)党里面对共产主义的坚定性怎么来的时候,我们也就能够守得住这些,是不是?小平同志给我们起模范作用就在这个地方,三起三落,没有动摇他的信心,一下子高起来,一下子低落,到下面当工人去了,他都没有变,我们的党员都能够这样,这个党就行。我们年纪大了的时候担心后一代也产生这个情况,只怕走样,受不住。

  一直到现在你看我们搞了多少年了,什么叫社会主义还没有弄清楚呢。到最近才知道是个初级阶段。你看我们历史,大跃进的时候一步登天,第二天就是共产主义了。不知道有一个初级阶段,社会主义马上到共产主义了,社会主义还有个初级阶段,现在这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到底有多长?现在路子怎么走?现在很多人都稀里糊涂。所以我讲,我们将来通过怎样教育下一代,把我们党好的东西保持下来,不要走样,能够保持住?党史给人家教育也是在这个地方,不要变,是不是?

  现在听到的不仅是年轻人,各级领导思想也出了多少事,那是很好的干部这么一下子就变了,人家给他塞一点、弄一点,慢慢地就变坏了。担心就担心这个。有些地方太乱了,不行。有些地方该撤的就撤,该罢的就罢,你原谅的话他就腐蚀进去,就不行了,所以我们所担心的是这样子。苏联就是这样变过来的,到后来没有办法了。是不是?所以老百姓也看清楚了,你们这些人根本不能领导我的,他们也不要你了,所以苏联变成这个样子垮台了,因为没有群众基础了。后来变了,群众看清楚,你没有给我们办好事嘛,我干嘛非要拥护你,所以那么大的列宁、斯大林弄起来这么好的一个党现在弄成这个样子。

  所以你们办这个事还是好事,就是怎样通过这个东西使我们这个党能得到教育,现在中央都在教育,特别从基层抓起。”

  柯老的字里行间无不体现了老一辈共产党人对国家的拳拳之心,对后辈的殷殷之情。他一言一行都是对共产党人最好的诠释。柯老对党史工作的关爱,对国家形势和思想教育的关注,忧国忧民的情怀,无不鞭策我们党史人忠于职守、敬业奉献。

  最后,我想以艾青的《我爱这土地》来结尾,这首诗让我想到柯老那一代爱国青年的心声,也是我们亘古不变的爱国之声。愿柯老松柏同青、浩气长存。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作者系中共青田县委党史研究室干部)

  注释:

  ①        “姚立回忆”,来自1999年青田县委党史研究室同志去北京采访姚立的访谈记录,为青田县委党史研究室内部资料。

  ②        雷高升,“1932年5月,在‘岩头事件’中被国民党反动派诱捕,同月25日,在温州从容就义。”摘自《革命

  老根据地县青田》上集(1927.7-1945.8),青田革命老区工作室编,第364页,原载《红十三军与浙南特委》,中共党史出版社,1988年8月北京第一版。本文作者分析:时间和人物都不符合,考虑到小时候的记忆可能不准确,应该是另一位红军被杀害。

  
  
  
  
  
  
相关文章 【推荐】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中共丽水市委党史研究室 丽水市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丽水市花园路1号市行政中心楼二楼 联系电话:2091859
建议浏览器IE8.0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