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交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工作交流
《遂昌英烈》编写过程中对档案工作的思考
日期:2022-11-10 15:02    来源:丽水史志(2022年第1期)   作者:李慧英

《遂昌英烈》是遂昌县史志办公室、遂昌县革命老区开发建设促进会、遂昌县民政局三家单位联合编写的一本书,2016年9月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我担任该书的执行主编,承担了该书编写过程中的大部分工作。在工作过程中,我对档案工作有了一些思考。

一、认真查阅档案可以有效避免(纠正)文献中的错误

烈士巫云,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遂昌县大队副大队长,其牺牲情形,2008年5月出版的《遂昌县军事志》第346页记载为“1950年初,赴龙泉省亲途中,惨遭土匪杀害”。此牺牲时间,出自1993年10月由西安地图出版社出版的《遂昌县民政志》第141页。1996年10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遂昌县志》中,巫云烈士的牺牲时间亦记载为“1950年”。

在编写《遂昌英烈》时,我们没有轻信这一定论,而是先从档案入手,参考《遂昌县军事志》《遂昌县民政志》《遂昌县志》等文献中提及的“1937年参加革命”“1950年初牺牲”“1951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曾任闽浙边委武工队员、遂昌县武工队副队长、中国人民解放军遂昌县大队副队长”等信息,认真查阅了中共遂昌县委、遂昌县人民政府、遂昌县史志办公室、遂昌县民政局、遂昌县人民武装部5个单位整理的相关档案。在遂昌县档案馆14-2-4卷,我们发现了龙泉县人民政府在1950年1月5日致遂昌县人民政府公函,公函附件为陈才刚、季余华在1949年12月29日上报的关于巫云烈士牺牲情况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中写道:

巫同志于阳历十一月廿四日在四五保(上锦村)发出通知,想要在本月廿七日召开本保斗争会议。因第九保农会长练孝明赶到四保(即上锦村)要求他到第九保召开斗争会,因此巫同志于廿五日早上就去。先到第八保召开会议,当日就在第八保(岭根)住宿。廿六日才到第九保开会。会议完竣后天色已晚,他就带同通讯员返回第四保。于途中林承洪在后面追来,他们三人就一同走。走到牛扼岭头下十几步的光景,就被土匪打了一枪。第一枪就打到他的右心膛上面一点。据说巫同志还想拿枪抵抗,不及土匪又复打来一枪,正打在他的左眼角上,头颅已经分裂。巫同志的通讯员就马上逃躲,在七八分钟的时候已经逃到上锦村范延年家里,告诉他有土匪,现在大队长已经被土匪打死了。当时该村的民众听到这个消息就慌忙逃走,当夜就没有人敢去探视他。到第二天早上,该乡工作组有二人得到消息就报告冯科长,冯科长就写了一封信给第九保农会,叫他派民兵看守死尸,不久其兄(赖长富)就已赶到,马上叫上上锦村人范开富、林承远、林承欢、廖土之、杨日寿等抬回来放在蔡户口旱田上。当日本乡群众就到该田上开了一个追悼会。会后,乡公所即派各保忠实农民调查土匪线索,隔了一天他哥哥就买棺材把他盛好,停放在该田上有十二天,于十二月八日才由其兄主持埋葬。葬在上锦村蔡户口坪后竹山角泥洞之中,坐西朝东……

这份档案,使巫云烈士的牺牲时间和牺牲情形得以还原。

依据档案,在《遂昌英烈》的编写过程中,我们还纠正了多处错误,比如:烈士傅凤翔的牺牲地点,原有文献中为遂昌县县城北门外。依据浙南剿匪指挥部1935年8月下达的对傅凤翔等4人执行枪决的命令,我们将烈士的牺牲地点更正为在遂昌县妙高镇东门外。烈士华小福的牺牲时间,原有文献档案中为1955年,所属部队不详。依据遂昌县社后区潘坞初等小学1954年4月21日填写的《贫苦烈军属子弟入小学生活补助费清册》,我们将其牺牲时间更正为1950年,查实其所在部队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第59师第157团。烈士华文萃的牺牲时间,原有文献中为1952年。依据华文萃的父亲华观水1951年3月致遂昌县人民政府要求予以抚恤的申请,我们将其牺牲时间更正为1950年5月17日。

二、档案也会有“质量问题”,编写史志书籍时必须先甄别后使用

遂昌县档案馆135Y-148卷中,有一份遂昌县人民政府致浙江省人民政府的关于追认毛文均同志为革命烈士的请示,成文时间为1986年4月24日,正文如下:

毛文均,又名毛犬儿,男,出生一八九六年。系遂昌县王村口区龙洋乡黄塔村人,一九三五年农历四月,任挺进师领导的黄塔村游击队副队长。同年农历八月,被国民党军队枪杀在龙泉县金石乡(现岩樟乡)仓坞,终年四十岁。

一九三五年公历五月,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进驻王村口,发动群众。普遍建立乡、村农民、青年、妇女等群众革命组织,建立乡、村红色游击队,开展打土豪分田等革命斗争,革命形势如火燎原,轰轰烈烈。龙洋乡埠头洋村游击队长林茂荣和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苏春风两同志,于一九三五年农历四月二十日(公历五月二十一日)到黄塔乡组织成立游击队。有毛文均等三十余人参加。当天上午,在黄塔村水口观音堂召开了游击队成立大会,讨论了量田插标,打土豪分田地等事,公推毛宗清为游击队长,毛文均为副队长,当即到富农林昌元家杀了一头猪。革命火焰在黄塔村刚刚点燃,当天下午即遭到龙泉县金万坑地主武装义勇队的袭击,黄塔村游击队被冲散,一部分队员胆怯畏缩了,而毛文均等仍然继续与埠头洋村林茂荣、苏春风保持联系,坚持斗争。

一九三五年九月,敌十八军开始血洗浙西南,我红军主力动跳出敌人的包围圈,转入敌后攻打敌人,以便把敌人调出中心区。红军第二和第五纵队和王村口各乡村的游击队,在以黄富武同志为首的领导下,在敌我对比众寡悬殊的形势下,浴血奋战。当地的反动分子,狐借虎势,乘机反扑。此时,黄塔村的剿共义勇队队长,伪保长林柳金,伪甲长毛金旺、毛陈养等跑到龙泉县住溪调来敌兵来黄塔村,于一九三五年农历八月二十四日早晨,突然包围了毛文均、毛宗清的家,破门而入,将毛文均及其儿子毛世美(即毛应樟),还有毛宗清三人同时逮捕,当天押到龙泉金石乡(现岩樟乡)将毛文均父子同时杀害。

我们认为,毛文均同志在极端恶劣的形势下,坚持对敌斗争,以生命和鲜血保卫红色游击根据地,被捕后宁死不屈,父子两人同时惨遭杀害,堪称一门双英烈,革命精神可嘉,特此建议追认毛文均同志为革命烈士。请核示。

如果不对照其它史实,很难发现这份档案存在问题,但是对照挺进师在龙泉、遂昌开展革命活动的时间,我们就会发现这份档案存在的问题。

浙西南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红军挺进师在浙南,浙西南是浙南各县地方党史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各县都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去调查、核实,党史界形成的统一看法是:1935年4月28日,挺进师在庆元斋郎取得入浙关键性一仗的胜利,迫使龙泉河以南的国民党军转攻为守,龙泉河以北则因兵力南调而空虚,顺利完成进军以来的第一个战略任务——打开进入浙西南的通道。接着,挺进师迅速北进,于5月9日进抵松阳县安岱后、斗潭地区,在当地青帮首领陈凤生等的协助下,开展创建革命根据地工作。5月12日,挺进师主力经松阳枫坪根下首次进入遂昌县境活动。在袭击大柘、湖山等地后, 6月3日,黄富武率部进抵到王村口一带活动。6月24日,挺进师一部再次进抵王村口地区活动。7月初,挺进师师部机关进抵王村口地区活动。此间,组建了以当地农民积极分子为主的第五纵队。7月中旬,建立中共王村口区委。7月下旬,挺进师师部进驻王村口镇,在王村口设立了建设革命根据地的领导中心。

根据这一结论,遂昌县人民政府致浙江省人民政府的文件中,有关毛文均参加革命的时间、挺进师进驻王村口的时间均有误。造成这种错误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档案形成时间滞后。毛文均参加革命、牺牲这两件事情都发生在1935年,可是这份档案是在1986年形成的,滞后51年。二是知情人人数有限且年事已高。对红军挺进师进驻王村口的时间和毛文均参加革命的时间,依据的是当地老党员、游击队员的口述,在口述时,这些知情人大多已经年逾七十,容易发生记忆错误。三是调查不够全面深入。认定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烈士工作集中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地方党史资料征集小组刚刚恢复,地方党史的编写工作尚未提上议事日程(《中共遂昌党史(1921—1949)直至2006年才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许多党史基本问题都还没来得及弄清楚。

档案如果不能正确反映史实,那会造成史志书籍的硬伤,所以编纂史志书籍时对档案也要进行甄别。

三、档案的缺失和口述历史资料征集整理工作的滞后,已经给我们了解历史造成了很大的困难,今后的工作,应引以为戒

正式出版的《遂昌英烈》中,关于华关德烈士的介绍只有103个字:“华关德(1927~1949),男,遂昌县王村口镇(村名不详)人。1948年7月参加革命。1949年10月在解放福建省厦门时牺牲,时年22岁,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31军91师272团1营机枪连战士。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的时间及批准单位不详”。但在这一百多个字的后面,隐藏着我们大量的工作。

2015年8月12日,我们在向《平昌华氏宗谱》的主编华贞隆了解遂昌县华姓烈士的情况时,他提出了一个观点:烈士华关德并不是现在民政部门资料中所写的王村口镇白鹤尖的华关德,而是王村口镇突头自然村华关德的哥哥华观发。因为,王村口整个镇姓“华”的人中,叫“观德”的只有一个人,的确生于1927年。华观德是2010年1月16日老死在家中的,并没有去当兵,被抓去当兵的是他哥哥华观发。他猜测,华观发当年可能是代替弟弟去当兵。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去遂昌县档案馆查找到了遂昌县民政局1981年整理的《烈士英名录》。在华关德烈士的调查表上,我们看到的记载是这样的:“据厦门市民政局来函(我们未能在档案中找到这份函)告知,华关德1949年10月在厦门战役中牺牲,生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31军91师272团机枪连战士”,后面有遂昌县王村口人民公社桥西大队管理委员会1981年10月17日签署的意见“华关德确是本大队华观文之弟”。

我们带着民政局的核查意见再次求助华贞隆。华贞隆通过查阅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版的《平昌华氏宗谱》和王村口镇华氏宗亲的介绍,告知我们以下情况:1.王村口镇桥西村确实有一个叫“华观文”的人,他在宗谱中名叫“华时辅”,“观文”是平时村里人对他的称呼。2.宗谱记载,华时辅(也就是华观文)是在民国戊辰年(1928年)农历八月初四日出生的,约在1992年去世(终身未婚)。他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哥哥名叫华时贤,生于民国丙寅年(1926年)正月初十日。弟弟名叫华湘林,生于民国丙子年(1936年)六月初一日。华湘林解放初离开王村口,后来参军,退伍后在遂昌医疗机械厂工作到退休,现在还健在,但是有老年痴呆症状。3.据民政部门资料,烈士华关德出生于1927年,而华观文生于1928年,其弟生于1936年,所以烈士华关德不可能是华观文的弟。假如说是华关文的哥哥,年龄又不相符。

宗谱里面既然讲到了华观文有一个哥哥,那会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就叫“关德”呢?在遂昌县史志办戴崇山老师的帮助下,2016年4月11日,我们找到了家住王村口镇白鹤尖附近的华法新。华发新告诉我们,华观文有两个弟弟,一个弟弟叫华关德,是解放前被国民党抓去当兵了,后来起义过来的,另一个弟弟叫华湘林,也是去当兵了的。我们再三追问华观德是华观文的哥哥还是弟弟,他一口咬定是弟弟。这样一来,这个华关德的出生时间和烈士华关德又对不上号了。我们只好去查民国档案,希望在档案中发现蛛丝马迹。

2016年4月11日至13日,我们在遂昌县档案馆查阅了遂昌县出征抗敌军人家属优待委员会的所有档案(157卷)和遂昌县政府民政科档案中所有壮丁名册(9卷),虽然中有《       区出征军人家属登记簿》、《出征军人家属优待委员会发放      年优待费清册》、

《      乡壮丁签号名册》等卷宗,但是资料不全,未能查到华关德的任何资料。

2016年4月26日,我们在厦门市民政局官网和厦门市烈士陵园管理处官网上发出咨询函,恳请他们帮着查找在厦门战役牺牲的华关德的资料,尤其是家庭住址和年龄。

2016年4月28日,厦门市民政局在其官网回复:你好!经查阅资料,华关德烈士生于1927年,籍贯是浙江遂昌县王村,为272团1营机枪连战士,1949年解放厦门牺牲。

至此,我们能够利用的所有办法都已经用尽,但是烈士华关德到底是王村口镇白鹤尖的华时贤还是王村口镇突头自然村的华观发还是一个谜。假如档案齐全,假如发现疑点时所涉人员的近亲属都还健在,那还原事实的概率就大了许多。这让我再一次深深体会到“做好档案工作,不仅是当前工作的需要,而且是维护党和国家历史真实面貌的重大事业”(胡耀邦语),“现在亲历、见证过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决策仍健在的老同志大多数年事已高,如果不抓紧对他们进行党史资料征集,很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就会淹没在历史长河中,这会给党的历史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欧阳淞语)。

做好档案和史志资料的整理利用工作,我们责无旁贷。

(作者单位:遂昌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推荐】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