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风物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史志园地>丽水风物
“稀罕”河阳
日期:2021-06-02 16:32    来源:丽水史志(2021年第1期)

地处浙西南的丽水市,这一带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的是一种夯土泥墙承重、灰瓦片覆顶的乡土建筑,外表显得粗犷放达。丽水市下辖的缙云县,却有一座建筑风格迥异的河阳村,古民居以青砖垒砌的四合院为主,室内雕梁画栋,其建筑平面布局、空间序列、文化理念延持着徽派风格,其建筑规模、木雕技艺在丽水古村落中首屈一指,这里甚至有一道江南最长的马头墙,仿佛这是一块徽州的飞地,让人身处其间误以为在徽州。为什么河阳乡土建筑会与丽水其他地方具有如此大的差异性?河阳何来的实力兴建起这座规模庞大的古村落?

一、惟耕惟读,朱氏的传家法宝

明代洪武年间,河阳人朱维嘉入朝为官,闲暇之余,常常忙于修纂朱家的族谱。一个春日,皇帝朱元璋问朱维嘉:“你我乃同姓,不知你祖上出过些什么名人?”于是,朱维嘉便详细介绍了先祖往事:“唐朝灭亡后,朱清源、朱清渊兄弟从河南信阳先是迁至杭州,他们曾是吴越王的掌书记,辅助吴越王建功立业。后来,二人隐居至缙云境内,为了使子孙后代不忘本源,便从河南信阳中取两字命名村子为河阳。”

随后,朱维嘉向朱元璋提起了一件荣耀之事:“宋元时,河阳村曾出现了八个进士,村里为此修建了一座八士门”。朱元璋听后说道:“稀罕,稀罕,朱氏真是望族也!那么,朕就赐河阳朱氏一对‘稀罕’物。” 朱维嘉非常疑惑:“‘稀罕’到底是什么东西?”其实,这只是朱元璋的一时兴起,随口一说罢了。之后,朱家书童为朱维嘉出了个点子:“达官贵人门前喜欢摆放狮子,要是去掉狮子头,不就是很稀罕了吗?”朱维嘉点头称善。现在,八士门前果然蹲守一对无头狮身的怪兽——它们的名字叫“稀罕”。朱氏族谱记载了这样一件“稀罕”事,很可能只是一则传说而已。

不管故事真假,“一门八进士”倒是真真切切,南宋绍圣元年(1094年)至南宋咸淳七年(1271年)的一百余年,河阳朱氏奇迹般地诞生了7个进士,元至正三年(1343年)朱氏又有1人考中进士。朱氏历史上甚至出现了南宋两度为相的朱非胜、户部侍郎朱夏卿、刑部侍郎朱沛等名宦。除了名宦和进士之外,河阳历代贡生、秀才多不胜举,宋元期间还诞生了名噪一时的“义阳诗派”,河阳朱氏成为耕读传家的典范。那段家族荣耀已经载入史册,八士门也成了这座千年古村的标志性建筑。

河阳虽说是村,但建筑的恢宏格局不亚于一座小城池。据族谱记载,河阳地形为“五龙抢珠”,中峰山分五条支脉,将村落团团拥抱。有了形胜之地,再赋予村落棋盘状布局,街道格局为“五纵四横”。河阳未被破坏前,村落外围像城池一样,有护村河,设置了八士、啸风、望中、问渔、乘云、答樵6座村门,现仅剩八士门。此门始建于元至正年间,重建于清嘉庆十七年(1812),呈衙门的八字开形状,一面寓意着“八”字,一面呈现出漏斗状,意图将好运、财气收纳进老街。村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各家娶媳必须从此门进,各家嫁女必须由此门出,而各家亲人过世后也必须出此门上山下葬。所以,河阳有一句谚语:不经八士门,不算河阳人。

八士门后是一条150多米长的老街,一路上全是排门式建筑,一家挨着一家,多为老字号杂货店。老街冷冷清清,只有少数几家店子还在营业,经营着当地小吃、小百货,也有卖草药、剃头、算命等店铺。河阳小吃多百姓家常,油而不腻的缙云烧饼、皮薄馅少的馄饨、银丝一样细长的龙须面等,炉里、锅里、碗里散发着腾腾热气,街坊中传来阵阵扑鼻的香气。鼎盛时期,沿街遍布各式商铺,酒馆、客栈、绸店、染布店、米店、酱园、豆腐铺、肉铺、打铁铺,鳞次栉比地排列开来。老街是河阳的中轴线,两侧是横向的巷道,里边是一片片民居群。走进深巷,那些宅子的名称极为雅致,如“廉让之间”“循规映月”“耕凿遗风”“儒林古第”等等,足可见重耕重读对河阳人的影响至深。

“耕读传家”不仅仅口口相传、记载于族谱、雕在建筑木构建上,也有书、画于墙头,举目望去,无处不在,甚至被河阳先人创造成各种独特的“象形字”。在一户人家圆拱门的门楣之上,写着4个户主自创的奇怪之字,都是上下结构,乍一看,不明就里,仔细读来,一一见分晓:田上有牛为耕,心口合一为读,屋下有人为家,云朵飘动为风,合在一起就是“耕读家风”。这些字不是标新立异,而是河阳人的良苦用心。他们用造字的方式从小教育子女,让他们由字达意理解耕读的内涵和精神。朱氏甚至还有“读书为重,农桑次之”的记载,把读书提升为人生第一等大事,直指科举时代“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价值观。

在河阳村,还有一幅人人皆知的对联,上联“一脉真传克勤克俭”,下联“两行正事惟读惟耕”,高度概括了耕读传家和勤俭持家是河阳的治家精神,首先是管好自己、治好自家,才能让每一个河阳读书人走出实现“修齐治平”人身理想的第一步,才能迈向更为广阔的人生舞台。

科举的神话虽然已经远去,但曾经的成功和自豪却深深地扎根朱氏后人的心底。举目望去,无论是大处的门楼、影壁、天井、地面,还是小处的门楣、牛腿、雀替、神龛,均有人物神像、传说故事、花鸟虫草、琴棋书画等儒家文化的图案。可以说,儒家的微言大义渗透到河阳建筑的每个细节中。门楣上都有名人题词,厅堂内悬挂牌匾,抱柱上则刻有楹联。甚至在窗棂上也镶嵌着“读书万卷才显眼界,种粟千钟足活心田”“松柏当窗秀,芝兰入室香”的对联。

用当地人的话说,河阳“有建筑必有书画,有书画必有寓意,有寓意必有寄托”。朱家人真正将建筑当成了中国耕读文化的载体,每一幢建筑都是教化后人的书籍,“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通过建筑映照到了朱氏宗族子弟的心里,成为指导他们言行举止、待人接物的处事准则,成为他们人生的指路明灯。

二、粉墙黛瓦,如梦在徽州

元明之后,随着科举荣光渐渐黯淡,朱氏族人眼光投向了商贾之途。明中后期到清代中后期,浙南的商业经济获得了很大发展,河阳涌现出了朱翰臣、朱虚竹等一大批商贾巨富。他们将生意扩展到了竹制土纸、山货、粮食和靛青,朱氏商人的脚步走向了大江南北,与徽商一样,他们将换回的巨大财富建筑起了不亚于西递、宏村的徽派建筑群。百余幢明清至民国的古民居,15座宗祠,4座古庙,还有大型石拱桥、书院、旅舍、商铺等建筑,这样的规模古村放眼浙江也不多见。

河阳古民居和宗祠大多为四合院,白墙黑瓦,硬山顶,重檐,阴阳合瓦,古民居围绕着天井,左右两侧是排列有序的厢房,建筑立面构成前低后高、两翼拱卫的中轴轮廓线,使建筑有主有次,有藏有露,保持着神秘感。这些古建筑两进或者三进,中轴线对称,门楼、中厅、后厅层层递进,一进和二进之间是敞阔的天井,富裕人家厅堂地面以方砖墁地或者以三合土铺设。

马头墙是徽派建筑的标志性元素,有一级、二级、三级、四级、五级之分,也可称为一叠式、两叠式、三叠式、四叠式、五叠式。按照等级区分,最高级别的中马头墙可多至五叠,俗称“五岳朝天”。在河阳的寻常百姓家,最常用的是三级马头墙,俗称“连升三级”。在每只马头墙的顶端都装有挑檐,俗称“马头”,有“鹊尾式”“印斗式”“坐吻式”等数种。河阳民居中常见的“马头”为“鹊尾式”,形状如同高高翘起的喜鹊尾巴,仿佛飞翔的喜鹊刚刚降落大屋,寓意着吉祥入户、喜气临门。令人惊讶的是,江南最长的一组马头墙并不在徽州地区,而是坐落在河阳村的“答樵路”上,这里绵延起伏着32垛马头墙,排列成近百米的长度。正面看,它们像奔腾不息的群马,爆发出动感的力量;侧面看,它们是黑白相间的音符,演绎着跃动的音律。

由于河阳民居比徽州民居规模更大、更加厚实、更加稳重,这些建筑显得比徽派建筑更加雄浑挺拔,特别是在斜风细雨中,那些湿漉漉的马头墙浮现出徽派建筑的身影,那些黑色的檐瓦勾勒出一条条变幻无穷的线条,它们有如一张惊世的水墨画,矗立出一种绝世的美。

河阳商人四处经商,而徽商是其主要生意伙伴。长期耳濡目染之后,河阳商人将徽派风格的宏丽重楼搬到了老家,但是河阳古民居并不是简单的模仿,而是保持本土特色之外,收纳了大量的徽派元素,完成了徽派建筑本土化的进程,从而又影响到了缙云及周边县市的建筑风格。河阳、松岩、道门、工联、邢弄等村落多以砖砌墙,外墙高耸林立,马头墙跌宕起伏,内部构造非常细腻。这里的乡村到处活跃着徽派建筑的靓影,那些粉墙黛瓦的建筑长廊,让人误以为身在徽州。

翻开地图,我们不难发现,缙云县地处处州(今丽水市)最北,连接着金华、台州、温州,是浙中交通大枢纽。河阳又身居水陆要冲,古代商贸非常发达,因此也屡遭战乱涂炭。明代正统十四年(1449年),处州矿工起义,河阳几乎夷为平地。清代咸丰十一年(1861年)至咸丰十二年(1862年),太平军洗劫了河阳村,烧毁、拆毁10余幢民居和5座祠庙。一次次遭遇磨难,一次次重建,本地的工匠们融入了本土大天井的格局,扩大了居住空间和居住面积,更加适合宗亲家族聚族而居,从而保留了徽派建筑的精致度,在建筑的体量上实现了对徽派建筑的超越。

为了防火防盗防匪,河阳民居越建越坚固,马头墙越筑越高大,如同堡垒一样保护着朱氏居民。这些民居有“十间”“十三间”“十八间”“二十八间”“三十八间”等,一间套着一间,一栋连着一栋,连廊相接,天井相隔,形成了一座座格局封闭而又相互关联的大院落,传统古民居总数达1500余间。如此河阳,着实让人惊叹不已!著名古建筑学家罗哲文先生曾驻足于此,他这样盛赞河阳:“稀有的古村文化,罕见的建筑艺术。”

阳河有多富裕呢?方圆百里流传着一句口头禅:“有女嫁河阳,赛过做娘娘”。还有一个故事足以衬托出河阳的富足,当年太平军占领河阳,准备将虚竹公祠毁之一炬,朱家赶紧献上20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保下了这座凝聚了无数先辈心血和情感的建筑。长达77米,耗银8500两修成的公济桥,至今横跨在村口的溪流上。历史上,河阳曾经矗立过30多座古庙宇、10座石牌坊,这些都足以证明河阳之富足。

三、河阳木雕,修身立世的教科书

与位置偏僻的其他浙西南村落相比,河阳村更靠近江南文化核心区,因而深受儒家礼教制约。在规模上,河阳的建筑没能像大多数浙西南村落那样,可以无拘无束地拓展规模和格局。河阳人转而在在木雕装饰方面斤斤计较、精益求精,特别是15座朱氏宗祠,各种木雕层出不穷,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在木雕之中,人物最难雕刻,特别是开脸,一张脸让雕工水平高下立判,所以工匠们会巧妙地扬长避短,尽量刻一些相对容易的花花草草、飞禽走兽。河阳木雕中不乏有以神兽灵鸟仙草花木为主题的木雕,在建筑中心和重要构件上更是突出大大的“人”,刻画出各种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没有金刚钻不敢揽瓷器活,这些工匠们大多来自东阳,他们沿袭了徽派建筑的东阳木雕技艺,娴熟地运用平雕、浮雕、圆雕、镂雕、透雕等手法,在宗祠的门楼、横梁、窗棂、牛腿、雀替、挂落等处倾注大量的精力,各种细腻精彩而寓意深远的木雕四处绽放,极尽富丽豪华之能事。

推开七如公祠的大门,放眼望去,满眼是《封神演义》中的神话人物,工匠翻飞的刻刀追逐出无数隽秀的线条,随着线条的延展,刻出了壮丽的人间天界。太上老君、托塔天王、闻太师、姜子牙、二郎神、哼哈二将等等天神腾云驾雾而来,一朵朵红漆祥云连接在一起,如同天边升起一片绚丽的朝霞。

一只并不显眼的牛腿隐在众多木雕之间,雕着一个丑陋无比、凶神恶煞般的人物,只见他怒目圆睁,龇牙咧嘴,一只手捉笔挥毫,一只脚凌空蹈步,它就是木雕当中常见的魁星,是智慧的象征。魁星是文昌帝君外另一位文运之神,属于主宰文运兴衰的神,在儒士学子心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传说那支笔点中了谁就有机会考中进士,便可前程似锦。河阳先人祈求魁星时时守护宗族子弟,庇佑学子文运高照。一只“和合二仙”牛腿顶部的琴坊里,出现一群动态丰足的人物,一个大人带着五个少年和孩童正在刻苦攻读,另一只琴坊里的人物正在争抢状元帽冠,这是取自“五子登科”的典故,讲的是窦燕山教子有方,五个儿子都考中进士,寓意着朱门后代青云得路,依靠通达的文运推动着整个宗族的繁荣发展。看着这群衣襟飘飘的人物,耳畔仿佛传来《三字经》的背诵声:“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在朱氏大宗祠,一只牛腿上刻两个翩翩美少年。一个手执方天画戟,极目远眺。仔细一瞧,执戟少年额头上居然还长着一只倒立的眼睛,他就是神话传说中大名鼎鼎的二郎神。另一个少年是二郎神的外甥沉香,身穿金冠铠甲,手捧宝莲灯,尽显飒爽英姿。

这只牛腿呈现的是“劈山救母”戏剧,然而,该剧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两个不同版本:其一的主角是二郎神,他的母亲是玉帝的女儿,下凡嫁给了杨姓男人,生下了杨戬,也就是二郎神。玉帝龙颜震怒,将自己的女儿压在华山底下,二郎神长大之后练得一身绝世神功,借得神斧劈山救母。其二的主角是沉香,传说二郎神的妹妹私自下凡,与读书人刘玺相恋成婚,生下儿子沉香。恼羞成怒的二郎神盗走宝莲灯,并把妹妹压在华山之下。十五年后,沉香同样学得盖世神功,在众神的援助下劈山救母,宝莲灯重放光明,所以这则故事又名“宝莲灯”。

这里述说的到底是哪一则“劈山救母”呢?如果主角是沉香,那么,他此时正与二郎神激战正酣,然而两者虽同处一个画面,却互不干涉,似乎并无瓜葛。或许,木雕师傅是票友,他将两个对立的人物和对立的故事摆放在一起,任凭观望者展开遐想。不管主角是二郎神也好沉香也罢,主题是儒教学说中最核心的孝道,他们的孝心感天动地,母子历经生死劫难之后最终实现团聚,讲述了天伦之乐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这是天下人共有的期盼,也是木雕师傅内心最柔软的一面,与其说是雕刻救母,不如说是雕自己,就着硬邦邦的木头雕出那份温暖的孝心。

最有意思的一组木雕出现在虚竹公祠的天井回廊上,回廊柱子上雕着4只奇怪的牛腿,似狮似麒,似羊似犬,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就连本地人也不晓得那究竟是何物?实际上,它是河阳朱氏崇尚的信义精神的化身。

“忠、孝、节、义”是封建统治者所提倡的道德准则,也是中华民族颂扬的传统美德,古人以四种形象的动物代表“忠、孝、节、义”。马代表“忠”:关公败走麦城,被俘遇难后,赤兔马绝食而亡,战士因此将马视为不渝的战友。马是木雕中常见的作品,它时刻提醒着人们不忘忠君报国。羊代表“孝”:小羊跪着吃羊妈妈的乳汁,古人认为小羊非常感恩,称之为跪乳。羊的一生始终在叫“咩咩”,好像孝顺地叫唤着妈妈。一只只恭顺的羊讲述着“百善孝为先”的道理,教育后人要微处见真情,悉心孝顺和照料自己的双亲,敬重自己的长辈。虎代表“节”:俗语道“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与一母”,古人认为老虎信守诺言,从一而终,成为守节的象征。狗代表“义”:常言道“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狗不仅是人类忠实的仆从,更是有情有义的朋友,在《搜神记》《在园随笔》《聊斋志异》等古籍中留下了不少感天动地的义犬故事,所以古人视狗为“义”的象征。

河阳朱氏是儒商人家,商人最讲究“义”和“利”,“义”代表着诚信,“利”代表着收获,以义取信是朱氏经商所恪守的准则。所以,木雕工匠将义犬雕刻成了狮身犬面,温顺的家犬变成了威风凛凛的狮犬,它们气定神闲地张望着进进出出的朱氏族人,仿佛提醒他们时刻牢记着诚信和仁义,这才是走遍四方的不变真理。在河阳古建之上,四处可见暗喻“忠、孝、节、义”的“马、羊、虎、狗”,这些动物所承载的精神在河阳朱氏身上一再上演,他们的故事就是义门朱氏的真实写照。

与繁缛奢华的木雕相比,宗祠中的砖雕、石雕也不逊色。虚竹公祠是村中建筑的佼佼者,历时4年方才建成,除了浩大的木雕之外,雕砖竟有72种样式,足足花去7.6万个石工功夫。可以说,细微之美遍布河阳建筑的每个细节。

且耕且读,河阳学子一头钻进书中的世界,搭建出一方安祥从容的精神家园;且读且商,河阳商人一脚跨到外面的天地,以开阔的视角营造出一处不可多得的露天建筑博物馆。经过千余年的风雨洗礼,当年的富贵如一纸烟岚飘逝,我们在河阳的精神和俗世之间自由进出,这些惊世骇俗的文化和建筑遗产,不停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不停地震撼着每一个参观者的心灵。

(作者单位:丽水市电业局)

【推荐】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