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志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史志园地>史志研究
再议“处州”命名缘由
日期:2020-01-17 10:12    来源:丽水史志(2019第4期)

  

  

  今日的丽水市,上古至中古称括苍;隋朝先称处州,后改括州;唐代一度称缙云郡;中唐大历十四年(779)至民国,几乎一直沿用处州,前后达1200余年。

  关于区宇取名的方式,明成化版《处州府志》卷第一有云:

  古来有郡名也。秦废封建,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或取名于列宿,或立号以山川,或不易封域之旧称,或率循贤人之姓氏。取用不一,名用以殊。

  上古取区宇名为“括苍”,其缘由是“立号以山川”:

  括苍   因山而名。山在缙云县东七十里,又名苍岭。与台、婺为分界。其脉发自闽建,过景宁,经龙泉,历遂昌、宣平,至缙云而特起,松阳、云和诸县皆在其盘屈之内。诚一郡之领要(管领,统属)也。(出处同前)

  隋唐时,区宇取名为“括州”,则是

  以山多栝木为名。木,柏叶,松身。(出处同前)

  “缙云郡”的取名,曾有两种说法:

  缙,赤白色也。旧志云:昔尝有云出于塘,故名。及见《政和志》又云:古有缙云氏,盖以官名也。(出处同前)

  亦是“率循人贤之姓氏”:

  缙云氏,姜姓也炎帝(神农氏)之苗裔。当黄帝时,任缙云之官也。(《左传集解》引东汉贾逵语)

  至于郡名“处州”的取名,则缘于“列宿”,谓二十八宿(列星),即根据“星宿分野”来命名:

  按旧志云:故老相传,隋时因处士星见(现),置处州。

  所谓旧志,《名胜志》当是其一。其志有云:

  隋开皇九年(589),处士星见于分野,因置处州。

  而清《一统志、处州府、山川》亦云:

  以郡应少微处士,故山名曰少微,州曰处州。

  关于“星宿分野”说,早在上古已有之:

  天有列宿,地有州域。(《史记》卷二十七《八书第五·天官》)

  《周礼》保章氏以星土辩九州之地,故所封域皆有分星,所以观妖祥、验休咎也。

  盖星者,阴阳之精,其本在地,而上发于天。治乱成乎政,而妖祥见于星象,人事得失于焉可考。(明成化版《处州府志》卷第一)

  远在春秋战国时代,占星家就根据天界的星宿(星次,即星座)的区域,来划分地面上的邦国、州郡,使它们互相对应起来。因而,就说某星次是某邦国、州郡的分星,某某星宿是某某邦国、州郡的分野。星宿分野,开初是按列国来分置的。《谁南子·天文训》和《史记·天宫书》,曾将二十八星宿对应东周十三列国及汉武帝时十二州的地域之分野。如南斗为北斗之南地域之分野,牛宿为越国之分野,女宿为吴国之分野;后来又按各州郡来分配,如尾箕为幽州之分野,牛女为扬州之分野。

  处州 ……于天文属扬州,斗分为牛女之次,上直少微处士星,故以名郡。(明·何镗总纂《栝苍汇记》卷之一)

  仰观乾象,少微四星在太微西,士大夫之位也。一曰处士,明大而黄,则贤士举。                  在昔有隋,处士星显,因置处州。然则,吾州素号多士,衣冠文物之盛,得非星分之应耶?(何儋书《应星楼记碑》)

  隋开皇九年,我郡治南的大栝山直接对应天界少微处士星座,而处士星“明大而黄,则贤士举”,“ 衣冠文物”隆盛 ,因而,就将大栝山改名为少微山,将古栝苍更名为处州郡。 

  古代的星象学,又称占星学。它原是探讨天体对生物与无生物的作用,以及它们对天体的影响力。占星家创立的“星宿分野”说,主要是为了观察所谓“妖祥”(吉凶)的天象,以占卜地上所配州郡、列国的祸福。由于当时科学水平与历史条件的局限,古人把天象的变化与人间的福祸紧相联系,误认为天象的变化预示着人事的吉凶。因而迷信所谓“天人感应”与“天象示警”。

  在今天看来,“星宿分野”说是与某些宗教迷信相联系的,缺乏科学根据:一是星宿有时“所占度甚广”,过于宽泛模糊,其指配的分野并不准确。有时又过于支离繁琐,不免穿凿附会;二是天体在不停地运行,斗会旋转,星也要移位,其位置并非固定不变。占星家为了配合占星理论而对天象进行占测,其说法难免不根而疏谬,并不可信;三是天象与人事没有必然联系,更没“因果报应”之关系。“治乱非天也”,“治乱非时也”,“治乱非地也”(荀子《天论》),“治乱成乎政“,决定于“人为”。

  古人对于“星宿分野”的具体指配,既然有了一种约定俗成的解释,那末古代作品在写到某个地域时,连带而写到和这个地域对应的星宿,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不足为怪。王勃的《滕王阁序》:“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南郡、南阳、汝南、淮阳、六安、九江、庐江、豫章、长沙都为翼宿、轸宿之分野)地接衡庐”;李白《蜀道难》所吟“扪参(参宿——益州)历井(井宿——雍州,即今陕西及甘肃大部分)”;刘长卿《瓜州驿奉饯张侍御》中的“星象衔新定,风霜带旧寒”等,都是从分野意义上提到这些星宿的。  

  也正因为隋时处州“郡应天文处士星”(毛桓《游少微阁》)“少微星明则贤士进,遂创贤星楼”(清雍正版《处州府志》卷十六)唐朝就在少微山建起少微星君祠以祀星君;北宋元祐年间关景晖就在处州南园建起少微阁,以对应天上少微列星;过后,才有钱竽“少微阁应少微星”诗句;南宋嘉祐年间,郡首崔愈在大溪北建起应星桥,还“就桥立屋”;开禧年间,王庭芝造起应星楼;明朝设有德星坊、星华坊,应星坊,通惠门城楼造有少微星君祠,还将处州称为贤星郡……这些都是处州分野星宿说引发而生的纪念性建筑。

  新近,看了市报文章和听了《探寻应星楼》电视片的说词:

  古人常以天上的星宿来指配州郡,当时江苏浙江一带,处士星分野,所以就以处州为州名。(《“丽水”之名的由来》,20181028日《处州晚报》)

  《栝苍汇记》明确指出:“处州……上直少微处士星,故以名郡。”怎么能说成“江苏一带,处士星分野,所以就以处州为州名(唐时称郡,宋代叫州)”。这分明是张冠李戴,误将南斗对应的九州这一的扬州与牛、女星(越国、吴国)对应的之分野作为“处士星分野”:

  前汉《地理志》云:吴地,斗分野也,今之会稽等郡。晋《天文志》:自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吴越之分野。《会稽典录》云:上应牵牛之宿。(明成化版《处州府志》卷第一)

  将处州作为少微处士星分野,与台州为三台星分野、婺州为婺女星分野,均是以星宿指配州郡,而不是以星宿指配郡国。

  天上的每颗星,同地上的每个官员、各级官员都要有对应,从帝王开始都有对应。……少微共有四星:处士、议士、博士和士大夫。处士是他自己修行,他不关心社会上的事情;议士[]要表达出来,议论出来;博士就是专门人才,而且特别有才能,有发 明创造的专业人才。士大夫就是通过科举进入朝廷做官的人。(华中师大历史文研究所一位教授语,电视片《探索应星楼》同期声)

  这已不属“星宿分野”说,而应给它冠上“星宿分官”说,或“星宿分人”说,似乎更契合。古代民间有传说:天上一颗星,地上就有一个人。人活在世上,天上的星星时刻照看着你。这是古人劝导人们要检点自己的行为,努力行善积德。传说当为无根之游言,实不可信。近现代科学,有以人名命名星宿,那是他们在天体中新发现了星星,以他们的名字来纪念其科学发现。名称与他们没有对应关系,与其职位与品德并无任何联系。

  少微四星的命名的时间,应该是早在西汉。当时取名为处士、议士、博士与士大夫,仅为星座的标识,并不一定赋予很深厚的内涵。处士与其后含义“有才德而隐居不仕者”、“德盛者”无关,更与“他自己修行,不关心社会上的事情”无干系。议士,在古汉语中无词,什么“议士要表达出来,议论出来”,完全是以今解古。博士,古时称“通晓古今,能言善辨之人”,或古代学官名称。所谓“专门人才,而且特别有才能,有发明创造的专业人才”,那是今人的理解,与星座“博士”是风马牛不相及。士大夫,原指“古代官僚阶层”,“也指有地位有声望的读书人”。说什么“士大夫就是通过科举进入朝廷做官的人”,就在当今解释也不科学,有点想当然。读古文要谨慎,必须了解其出现的时代背景,注意语言环境,看清前言后语。有些内容不宜故作复杂与艰深,作泥古不化的穿凿,将事物牵强附会。

  传统文化是城市的灵魂与根脉。尽管精华当中不免杂糅有糟粕,需要我们去批判与剔除,但仍须有虔诚感恩的心素,恭谨敬畏的态度,冷静而客观地对待,千万不能随意任性,横加曲解,以致产生以讹传讹的恶果。

  (作者单位:丽水学院中文系)

【推荐】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